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莫以史觀相對論護航歷史課綱
 

莫以史觀相對論護航歷史課綱

 
2015/7/27     費文侯
 

新課綱擁護者狂批舊課綱媚日、台獨,可是舊課綱是馬總統任內頒布的

對於歷史課綱一事該說什麼好呢?其實已經沒什麼好講,因為該解釋的,過去一年都講夠多了,當擁有馬英九總統以政府力量全力支持的王曉波等人,獲得修改歷史課綱的主導權那刻起,如今的衝突早已註定不可避免。

歷史學者也反對錯誤不專業的黑箱課綱。 圖片來源:公共電視

歷史學者也反對錯誤不專業的黑箱課綱。 圖片來源:公共電視

台灣教育如今問題重重,問問基層的教師與家長就知道,從升學方法到偏鄉教育,許多地方都需要投入心力,否則問題只會在未來慢慢浮現。一個有遠見的政治領導者,必定會重視這些問題,至少在推動教育政策時,也會優先處理,然而台灣政壇被短視近利的政客把持太久,該管的不管,馬政府的小圈圈治國,又讓大中國史觀統派有許多可趁之機,這才導致如今歷史課綱的爭議。

許多新版課綱的辯護者,思想上的依歸可以稱作「史觀相對論」,也就是「你有你的小台獨史觀,我有我的大中國史觀,兩者只是立場不同,沒有對錯好壞」,這種見解相當荒謬。個人在前文《拒絕落伍50年的歷史課綱霸凌台灣》引述過金仕起與花亦芬與兩位歷史教授的看法,新版歷史課綱主要的問題,說穿了就是「落伍」、「不專業」,而不只是立場不同,因此才導致台灣歷史學界全面反對,至少,也幾乎沒有歷史專業者支持。

什麼叫「落伍」?傳統上台灣歷史教育,為了培養學子成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以中國歷來的漢人史為中心,又加入許多國族本位的佐料,營造每位學生心中「想像的共同體」,讓小孩不管來自什麼背景,是台灣原住民的子女,是來台外省人的後代,或是更早來台,父母已經居住幾代的小孩,都能建立一樣的國族認同。

如今世界史學界的潮流是尊重差異,追求多元,傳統教育的目標卻是建構想像的共同體,消滅差異與多元。以此來看,傳統的歷史教育是落伍的,要改應該是改成更多元,然而如今課綱的修訂方向,卻是反其道而行,這能用立場不同辯解嗎?當你被細菌感染,醫生開給你磺胺,不給你抗生素,告訴你這只是立場不同,你作何反應?

什麼叫「不專業」?一堆歷史外行的老人們,本身對歷史事實就不夠明瞭,對新的學術思潮也欠缺理解,能編出什麼專業的課綱?所以才會有把「原住民」改為「原住民族」的大笑話。出於關心這個議題之故,一年多來這類笑話看了不少,不過一想到這些笑話即將成為台灣正式使用的歷史教材,就沒那麼好笑了。

歷史課綱的內容問題,比起通過它的黑箱程序問題嚴重太多,是即使支持大中國史觀,或抱持史觀相對論的立場,也不該忽視的明顯疏漏。除非,王曉波的支持者都是那種只要立場對了,一切都對了的無腦信徒;但為什麼從某執政黨總統候選人,到某台大心理系教授在替新課綱辯護時,都刻意忽略新課綱明擺著的許多錯誤,就不得而知了。

那位最近很活躍,不斷痛批反課綱是綠營操弄,不講日本殖民是對日本統治擦脂抹粉的台大心理系黃教授(善意提醒,根據大中國史觀,他的父親是漢奸,他是漢奸的兒子,不比郝柏村瞧不起的皇民高級),也許根本不知道一個基本事實:目前使用的歷史課綱,已經是在馬總統任內使用的「101課綱」,而非陳水扁時代頒布的95暫綱,更不是預計施行,卻被莫名取消的98課綱。

令人好奇,難道一票不見日據、殖民等字眼就抓狂的新課綱擁護者,認為馬總統任內頒布的課綱,早已替日本殖民擦脂抹粉了好幾年嗎?那麼在馬政府當初頒布施行的時候,為什麼不出來大力反對,卻要等已經用了幾年之後,才突然發現其不妥,大力批評?黃教授等人該不會連現在要改的是誰的課綱都搞不清楚吧!

周婉窈解釋新課綱的前因:
「黑箱大改」的臺灣史課綱,為何非抵制不行?
金仕起與花亦芬對課綱問題的解說:
微調不是一個爭議,而是一串問題
花亦芬駁斥史觀相對論:
別用政治話術面對我們的學生
花亦芬介紹別人使用的課綱:
不要把「世界史」扭曲簡化為「外國史」 – 以「柔性課綱」打造適合台灣的教育
周婉窈反駁轉移話題的話術:
解構臺灣史課綱所謂十七項「爭議」 根本是假議題,不要跟著起舞!



關鍵字 : 馬英九, 教育, 歷史, 課綱,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費文侯 
 
 
 

相關文章


 
2019/5/14 林柏寬

母親節,媽媽快樂嗎?

 
2019/5/13 非彌

社工實習生的獨白:社工是人不是神,低薪..

 
2019/5/12 寒波

指考名額增加能幫助弱勢?其實更不利弱勢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