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巴布迪倫不配諾貝爾文學獎?
 

巴布迪倫不配諾貝爾文學獎?

 
2016/10/19     費文侯
 

2016年最後一個頒發的諾貝爾獎,文學獎,一宣布就引發熱烈討論,因為評審們決定的得主竟然不是文學作家,而是巴布迪倫,這位以歌手身份聞名於世,創作無數的75歲美國人。

 

圖片來源:泛科學

圖片來源:泛科學

巴布迪倫從1962年發行第一張專輯至今,早已不只是一位歌手而已,受他影響的層面非常廣大,恐怕也不只一個世代,而且這份影響仍在持續。別說文藝界,就拿一般與音樂關係不大的科學界來講,喜愛巴布迪倫的科學家為數眾多,至今有超過700篇論文,引用過巴布迪倫創作的歌詞或歌名。

(參考《你知道科學家超愛引用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巴布狄倫的作品嗎?》)

不過質疑巴布迪倫獲獎的聲浪也不少,因為這畢竟是諾貝爾文學獎,第一次沒有頒發給文學作家。每日電訊報的提姆史丹利(Tim Stanley)趁機指桑罵槐《A world that gives Bob Dylan a Nobel Prize is a world that nominates Trump for president》(本文中文版《會提名川普選總統的世界,自然也會把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巴布狄倫》)。

作為一位網路作家,各位讀者知道本文作者第一感想是什麼嗎?

TMD這些賣弄文字的文章真好寫。

把巴布迪倫與川普並列作文章的那篇,讓人慶幸還好新公民議會是台灣媒體,每日電訊報不是。一篇主題是巴布迪倫得到文學獎的文章,竟然完全不理會文學價值,只著重在資格審查,通篇只有欠缺分析的個人情緒流動,論述之粗糙,令人歎為觀止。

這種類比低劣的程度,著實令人歎為觀止:「一個頒文學獎給巴布狄倫的文化,也是一個提名川普當總統的文化……理性是具有選擇性與甄別性的,它不只需要思考,也需要努力才能達成;它要求的不只是使用,更是理解。不用大腦思考、跟著情緒走,太簡單了:『狄倫,因為我喜歡』,跟『川普,因為我高興』,兩者之間沒有太大的差別。兩個都一樣膚淺低俗。」

寫出這種膝蓋反射性的文章,真不知道理性在哪裡,理解在哪裡,情緒倒是很通暢:「迪倫,因為他不配,我呸」。

諾貝爾文學獎是一群文學菁英的抉擇,評審對頒給巴布迪倫的主要說明是:「在美國歌曲的偉大傳統裡,創造新的詩意表現手法(for having created new poetic expressions within the great American song tradition)」,再加上頒獎人對媒體解釋時,特別提到古希臘詩人荷馬與莎芙,背後的深刻意義,明顯不是提姆史丹利的腦袋能夠理解。

(參考《巴布.狄倫與諾貝爾文學獎:如今我們能否再問文學如何可能?》)

給予巴布迪倫這個決定,顯然不是譁眾取寵。近年來隨著新的傳播媒介興起,書市萎縮,不斷有「文學式微」的討論,然而比起憂心「現代人不讀文學」的表面,更深層的問題恐怕在於,「文學在現代還有哪些價值」?

若文學只侷限在小眾,當然對大眾不會有影響力,但弔詭的是,跟任何年代相比,現在是史上媒體最發達,文字載具最普及,識字率也最高的時代,文學的實質影響力真的不如過往嗎?

不如換個問法:「什麼是現代人的文學?」

或許,「文學」其實一直都在那邊,只是它們一般不被當作文學。我們對文學的認知,不該只停留在中世紀以降的傳統分類觀點,而該擴大視野,有趣的是,那恰恰就是古老的荷馬與莎芙作品所展示過的:「為了給大眾欣賞而創作」。

紐約時報的安娜諾斯(Anna North)寫到《Why Bob Dylan Shouldn’t Have Gotten a Nobel》(本文中文版《為什麼說鮑勃·狄倫不該得諾貝爾文學獎》):

「諾貝爾委員會把這個文學獎項授予一位音樂家,就錯失了獎勵一位作家的機會。」

「隨著閱讀在全世界的衰落,文學獎項比以往更為重要。一項大獎意味著圖書銷量和讀者人數的猛漲,甚至對知名作家來說也是如此。不過更重要的是,把諾貝爾文學獎授予一位小說家或詩人可以證明,小說和詩歌依然重要,是值得獲得國際認可的重要人類活動。」

「鮑勃·狄倫不需要諾貝爾文學獎,但是文學需要一個諾貝爾獎。今年,它得不到了。」

這些言論部分反映出,當今文學界的困境是如何產生的。某些文學人士的視野中,文學大餅很小,所以要妥善分配,不能浪費。他們把文學的價值,窄化為諾貝爾文學獎的頭銜與影響力,而現在文學式微,連這個獎都拿不到了,嗚呼哀哉。

閉關自守,只是把格局愈做愈小,唯有擴大認同,重建文學在大眾心目中的價值,才是文學在這個時代的生機,這大概就是諾貝爾文學獎,藉由頒獎給巴布迪倫,希望傳達的訊息。

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巴布迪倫,重新定義「什麼是文學?」



關鍵字 :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費文侯 
 
 
 

相關文章


目前無相關文章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還沒有迴響,快來搶頭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張紫妍「性朝貢」事件:童話故事下的殘酷人生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台灣人不生小孩的真相

學生團體拉贊助為何觸法?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轉] NHK專訪:暴走的假消息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一)

盧武鉉與文在寅:真摯友誼的政治影武者

關於新公民議會 歡迎投稿

冰封龐克:一款擊碎中國玻璃心的遊戲

從負評如潮的高雄燈會看韓導的雙重標準

菲律賓博士當逃逸外勞 — 台灣人的種族歧視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五)

超越憲法的男人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二)

嘉義縣市合併看省轄市存在的荒謬

我不支持廢死的三個理由

好市多不來彰化,彰化真的有差嗎?

中央與地方的灰色地帶 — 曖昧的警政分權

走味的繁星揭穿教育多元的假面具!

韓國稅制「劫富濟貧」,我國稅制「劫貧濟富」?

投票年齡門檻下修,還權青年!

物化女性,柯文哲不是第一次了!

民之所欲,長在我心!

九二共識給台灣帶來的危害

怎麼又是輔仁大學!

原住民加分制度,該去思考的脈絡

發展觀光博弈產業的優劣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