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學生自治的虛假與悲哀
 

學生自治的虛假與悲哀

 
2017/4/21     起行
 
最近高雄中學學生議員選舉或是中山大學系學會長選舉,都傳出了各候選人提出各種荒誕搞笑的政見,被外界斥為胡鬧,但實則這種表面上看似胡鬧搞笑的行徑,只是揭露了學生自治這一名號下的虛假與悲哀,嘲諷著學生自治本身就像是這些看似搞笑胡鬧的政見一樣,只是一場又一場的笑話。
圖片來源:TVBS

圖片來源:TVBS

美其名讓學生自主決定校園事務的學生自治,說穿了只是被學校架空、擺擺自治樣子的組織而已,沒有實權,講話沒人聽,更沒有哪個學校裡的「大人們」真心把這些學生會當一回事。
在政見中的搞笑胡鬧成了學生自治哀歌的自我嘲諷,大多數的學生會只是學校的例行公事,給學生會在會議中列席,但意見往往無足輕重,學生會大多只是學校辦活動的「工具人」,而學校之所以設置學生會還不就是為了虛應教育部乃至社會的「期待」。任何在校有參與過學生會或曾關心過學生自治的人都知道,讓學生獲得民主參與校務決定的權利,在教育現場其實是一句空話。從高中到大學,除了那些本來就帶有衝撞體制傳統的學生會(如台大、建中等老學校)以外,絕大多數的學生會只是校方的橡皮圖章,甚至只是學校的「工具人」,不僅無權決定任何事情,也校方也對其意見沒有絲毫關注,有的只是要學生會來列席做做樣子,或是學校要求學生會辦活動,宣傳學校的好,拉攏學生。這些都不是學生會的初衷,卻再再顯示了「大人們」把學生的參與當兒戲、看不起年輕學子的世代歧視。
更不用說,許多學校完全不重視學生會所想要的校園政治參與,連在某些學校中設有學生議會的場合,面對各班各系的學生代表們,校方行政人員經常也是虛應故事,甚至要來不來,更拒絕接納學生代表們的意見。如果這些大人們壓根不把學生參與當一回事,一切事務只想專斷獨行,那麼又有什麼理由要求這些學生會候選人,要提出「有建設性」、「有價值理想」的政見?如果提出這些政見根本沒有實現的可能,那麼學生們幹嘛那麼認真?如果這些政見,人人心知肚明只是一句句虛話,只是給學校做面子,學生自治的價值蕩然無存,那還不如在政見欄上搞搞笑,自我解嘲一番,還比較有意義。
當我們去詢問那些早已離開學校的人們關於學生會的意見,得到的回答大多是,學生會沒什麼建樹、沒有達成任何改變或是根本不知道學生會做了什麼,如此毫無存在感、沒有參與能量的學生自治令人感到無限悲哀,更遑論,在台灣,學生自治早已實踐了好幾個年頭,卻始終沒有任何實質上的存在意義。說穿了,被外界斥為胡鬧的學生政見其實不是搞笑,而是一道警語、一句輓聯、一曲哀歌,訴說著學生會的意義早已蕩然如存,學生自治淪為口號,只能在看似胡鬧的政見中,自我解嘲學生自治的一切虛假與悲哀。


關鍵字 : 社會,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起行 
任何事情都是政治的產物,關心政治是尋求更好的生活的必要條件。
 
 
 

相關文章


 
2019/7/23 王充

中華民國派有兩類

 
2019/7/22 Javier Smith

Taiwan & Bilingualism – A Persona..

 
2019/7/21 林遠航

台灣稅務應借鏡美國IRS打掉重練經驗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