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轉] 在諾曼地思考台灣納粹風波與二戰定位
 

[轉] 在諾曼地思考台灣納粹風波與二戰定位

 
2017/1/7     新公民議會
 

身為一個台灣人,對二戰的記憶僅止於課本內容。台灣人並非未曾參與二戰,並非未曾付出過鮮血,只是,站在戰勝與戰敗國之間的界線,成為一場場戰爭後任人宰割的籌碼,我們難以定義自己在二戰中的位置──在那個時代的台灣人在大日本帝國統治之下,為日本榮耀而死,因此應該屬於戰敗國; 抑或,在二戰之後落入逃亡台灣的中華民國手上,而中華民國在二戰期間具有著正統中國的地位,為戰勝國之一(雖說是被動參與),因此我們是戰勝國的一環?

教科書告訴我們的,僅止於二次大戰的知識,而從未定位台灣的勝敗,畢竟,勝敗都不操在我們手上,我們連是否參與的選擇權都沒有,只能不斷地接受:日本政府的政策,戰勝國的要求。最近的納粹爭議,有人說台灣的教育只是知識灌輸,而沒有真實體會歷史的重量與所造成的創傷,但除了自我定位的不清,遠離主戰場,不曾親眼看過戰爭遺跡或是影音的紀錄,也是讓大家對二戰停留在純粹知識面上了解的重要原因。近期,筆者因故與法國友人造訪諾曼地,得以一窺戰爭的遺跡面目,和法國人對於二戰的想法。

在諾曼地大登陸的地方,法國政府為了感謝美國的幫助,將那一小塊地贈與美國以表感謝之意。親身走到諾曼地的現場,有著一條小徑帶領我們走到那個近乎垂直的懸崖。一路上,有著各種介紹,從司令官的名字、生平到當時士兵的配備、出發前的長期訓練,以及當時情況的介紹,例如當時因為溝通錯誤,武器銜接不良,一隊人馬到了之後缺乏武器,以至於壯烈犧牲等等。在岩岸上走著,慢慢的在腦海中建築出當時的情況。接著,到了岸邊的砲彈區,只見地上一個個直徑約兩到三公尺的孔洞,那就是當年砲彈的痕跡,接著,往前走,就是著名的紀念柱,旁邊以英文及法文寫著紀念詞。

從崖上往下看,是藍色的大海一波波的打向崖壁。走向另一條回頭的路,裡面有著戰時躲著士兵的壕溝和隱蔽的小房間,都是開放參觀的。從裡面的縫隙往外觀察,正好有一隊美國遊客經過,外面風光明媚,陽光刺眼,而房間內一片黑暗,強烈的對比讓人彷彿置身電影院,觀賞遠方的故事。最大的差別在於,戰時的觀看者,並無法以旁觀者的角度自居,觀看的內容與勝敗、生命息息相關。在現場也有當時的大砲展示。

圖片來源:想想論壇

圖片來源:想想論壇

接著,我們到了美軍公墓。一進去裡面的背景音樂並不柔美,甚至不能說是音樂,是一個個名字的重複──在戰爭中殉難的美國士兵姓名,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彷彿希望進入的人能夠體會到他們曾經的生命重量一般。裡面有著歷史介紹,司令官生平等等資訊,但重點事實上並不只是資訊,而是一種紀念和共同記憶。紀念館的背後是真正的公墓,埋葬了數百美軍遺體。在一片綠草地上遍布純白的十字架,畫面一片安詳卻令人震撼。我疑惑的問了法國朋友:「為什麼不把他們送回自己的國家呢?」縱然他們葬身於此,他們也是服從於美國的指揮,效忠美國,並為其而亡的。他的回應讓我印象深刻,她說:「我可以理解把他們葬在這裡的決定,因為這是他們奉獻拯救的地方,他們犧牲自己拯救了世界。」

聽到這回答,我一時間回答不上來,只覺得有些奇怪,事後釐清,我發現這是一個「法國論點」。在二戰中,法國以幾近屈辱的姿態投降並與德國簽訂停戰協議。因此對法國人而言,二戰具有強烈的敵我意識,並成就了所謂的「正義」與「邪惡」的二元觀點。在諾曼地喪身的美國士兵,因此成為了法國人的英雄,因為他們守護了世界和平,而以生命犧牲,戰勝了邪惡。

然而對於定位不清的台灣而言,勝敗僅是一個結果,一個左右我們命運的事實,而非正義與邪惡之爭。耗時長,且有著多國間的爾虞我詐及政治角力,是一個動態的互動過程。每一國都承擔無數死傷,更別提各種積累而來的文化遺產損失,在希特勒的清洗族群政策等被世界撻伐的事件之外,各強國無不壓榨自己殖民國的資源,調派人手。換言之,對非主動參與戰爭的國家而言,更大的壓迫在於殖民母國為了戰爭的資源剝削。無關於正義或選擇,而是事實。

因此,台灣人較傾向於以旁觀者的角度來觀察,縱使了解其知識,也難以樹立自身定位。即使知道納粹已是被客觀認定邪惡的存在,也將之視為一則已經過去的、無害的歷史事實。畢竟,我們不但不知道自己的歷史定位,也難以用勝敗的角度來認定正義與邪惡,體會其中的歷史傷痛。

 

作者:李巴

文章來源:想想論壇



關鍵字 :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新公民議會 
 
 
 

相關文章


目前無相關文章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還沒有迴響,快來搶頭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比特幣要價十萬 - 看學生校內挖礦

贏得比慘大賽,你才有憂鬱的資格!

菲律賓博士當逃逸外勞 — 台灣人的種族歧視

[轉] 不值得投票給只想連任的政客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轉] 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三十六周年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一個自由派紙媒之死:從文人辦報到親共統媒

為什麼科技業會面臨人才危機?

財大氣粗學問大?政治服務經濟?

從台大入學比例看見階級與城鄉差距

美對台政策葫蘆裡賣什麼藥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台文系和中文系,都是文組何必互相傷害?

如果沒有廣設大學...

大陸?中國?差在哪裡?

「看不見」的貧窮                            

成功嶺是哪門子的營區開放?

柯紅,誰是你的盟友?

「減香」、「滅香火」、去中國化與數典忘祖

滅蚊有望?大溪地用細菌消滅蚊子

被壓迫、反抗、道德光環與價值檢視

我的大一『迎新』年代!

Power錕教授,是少年得志還是大器晚成?

頼神,您還不是馬克宏!

談改革台電在台灣的轉型正義中所象徵的意義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一)

比特幣還不具備傳統貨幣價值尺度的功能

共軍朱日和演習是針對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