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轉]從權力顛峰到光環散盡,希拉蕊無聲息的告別
 

[轉]從權力顛峰到光環散盡,希拉蕊無聲息的告別

 
2016/12/5     張桂禎
 

「給每個正在收看的小女孩們:不要去懷疑,你是夠格、夠力,並值得擁有在這世界上的任何機會與可能」—─希拉蕊在敗選演講中的這一席話,是本次選戰中被轉發最多次的推特文字(retweets)。曾經,她是手握權勢的第一夫人、韜光養晦的紐約參議員、備受看好但功敗垂成的總統初選角逐者、民意擁戴的國務卿,而在2016年11月8日之前更還是各方押注的總統當選人;然而如今,30年的光環落盡,希拉蕊前進白宮二度夢碎,也為美國民主黨宣告了柯林頓夫婦王朝的落幕。

來源:楓林網 www.maplestage.com

稍微諷刺的是,今次希拉蕊敗選的主因,正好是當年推送她老公入主白宮的助力之一:白人工薪階級(white working-class);贏得這一族群的民主黨候選人,自1980年代以來,柯林頓是第一人,但至今看似也是最後一人。這次的選戰,尤其是中西部鄉鎮一帶,白人勞工多年下來累積的怨氣、對於華府的全然不信任,總體爆發—希拉蕊所呈現的體制內菁英派形象,正是他們最最憤恨的,而川普反覆高談的貿易傷經濟論,也激起他們很大的共鳴;希拉蕊在TPP的反覆立場,也是不得不屈服於這股民粹能量的佐證。

在鄉村流失的選票,若透過城市地帶的壓倒勝利能足以彌補的話,或許今天美國仍會有首位女總統的誕生。可惜事與願違,「歐巴馬勝利方程式」(Obama coalition),只適用於歐巴馬身上,希拉蕊在各個族裔的得票比率,據出口民調顯示,相較歐巴馬兩屆選舉,全數下滑。在關鍵分出勝負的賓州,民主黨全代會和選前之夜的所在地費城所催出來的票,比起上屆少了足足有10萬之多,細究分析下來,顯然部分支持過歐巴馬的年輕人和黑人,這次並沒有現身出來投給希拉蕊。

從希拉蕊這次競選基調,也反映了上述兩點。一直以來,希拉蕊競選時主打的訊息,傳達能力總不夠強烈,2000年紐約參議員選舉是如此,2008年總統初選時亦是,到了2016年她還是無法端出最明瞭的訴求─—初選時最早的「為我們而戰」 (Fighting For Us),中後期轉為「破除障礙」 (Breaking Down Barriers),最後到普選定案的「在一起,更茁壯」(Stronger Together),顯然訴求的對象和川普所疾呼的「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有所落差。她意圖承繼歐巴馬勝利方程式,主打力撐少數族裔的牌,忽略爭取社經階級的廣泛支持,以致種下敗果。如今領導階層要大搬風的民主黨,也開始思考是否要改變論調,以爭取這些年下來流失掉的選民。

當然,希拉蕊個人的誠信問題,也是值得深究的層面。直到電郵事件在2015上半年爆出之前,她的聲望、信任度、好感度,都在生涯高點,離任國務卿之初她的支持度可是逼近七成,但電郵事件始終糾纏不放,甚至FBI在選前十天投下的震撼彈,無疑對她是重大損傷(FBI選前三天再度確認無新事證的消息,她本人認為更是傷害,因為加深了弄權施壓的選民疑慮),相信希拉蕊日後午夜夢迴時,可能都還會思考當初用私人伺服器的決定是否斷送了總統之位。

有人可能會質疑,若民主黨派的是桑德斯,或許川普就沒機會贏了。但若真是桑德斯出馬,別忘了紐約前市長彭博也誓言角逐總統大位,政治光譜中間偏左的選票很大程度會流向彭博一邊。又桑德斯雖同川普代表民粹(populism)抬頭,但一左一右相距甚遠,左右派民粹雖都反菁英,但右派又加了反移民的元素。再者,桑德斯的左派理想,很大部分是必須透過加稅才能達成,這點在擴大爭取選票認同上,比不過右派對選民的吸引力。川普颳起的旋風,不是事後推論說換人出來競選,就能全盤否定的。

發表完敗選演講的隔天,有網友貼出在紐約近郊登山時,巧遇和遛狗中的希拉蕊的合照(幫忙拍攝者還是前總統柯林頓),支持者給她的溫暖擁抱,瞬間流為佳話;敗選後十多天,希拉蕊出席了她引以為豪、當年耶魯法學院畢業後第一份實習工作的非營利組織—兒童保護基金(Children’s Defense Fund)的紀念活動,一個她早排定好的行程,但卻事與願違無法以當選人的身分發表演說,而是娓娓道來要大夥繼續「相信國家,為所持價值奮鬥,永遠不放棄」。選戰中最直接的敗者方能如此,還是值得敬佩的。

希拉蕊這回敗選,也幾乎宣告政治生涯的結束,三度再戰總統的機率已近於零,而她與老公柯林頓縱橫政壇三十餘載的影響力也步入尾聲。紐約傳媒的小道消息指出,女兒雀兒喜有可能參選紐約眾議員席次,是否延續家族政治香火,無從證實,而柯林頓這集爭議於一身的姓氏,是招牌還是包袱恐怕也是個未知數。退休後的希拉蕊,或許終能回歸平靜,享受家庭時光。敗選後,有謠言指出夫婦倆已訴請離婚(兩人在90年代性醜聞風波後依舊在一起,常被批為互相政治利用的假面夫妻),但敗選演講上站在希拉蕊背後聆聽的柯林頓,期間不禁脫口而出的嘴型:「那是我的女孩」(That’s my girl.),應能說明一切。

「我知道,我們還是沒有打破那個最高、最硬的玻璃天花板,但有一天、有人終究會打破,希望那一天會比我們現在想的還更快到來」—─希拉蕊在敗選演講中振奮地這麼說。評價兩極的希拉蕊,愛她也好、恨她也罷,至少在2016年她仍然創下了女性參選美國總統的里程碑,更在普選票拿超過6400萬票(領先對手川普超過200萬票,並且持續計票中,可望成為史上僅此於歐巴馬的第二普選高票候選人);從此,美國出現女總統也不是什麼太大的意外了。

 

 

轉載自想想論壇



關鍵字 : 希拉蕊, 民主黨, 白人工薪階級, 賓州, 年輕人和黑人,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張桂禎 
 
 
 

相關文章


 
2016/12/5 張桂禎

[轉]從權力顛峰到光環散盡,希拉蕊無聲息..

 
2016/11/21 賴 彥丞

高爾和希拉蕊的風度讓連宋蒙羞

 
2016/11/10 屏東三十路岬

新一代西方霸主 – 川普為何入主白宮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還沒有迴響,快來搶頭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