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對遊牧民族的誤解-以《論匈奴、突厥、蒙古的關係》為例
 

對遊牧民族的誤解-以《論匈奴、突厥、蒙古的關係》為例

 
2016/8/19     費文侯
 

草原西方的人在5500年前陸續發明輪子與蓬車、馴化馬匹,移動能力大增以後,串聯成一大片的歐亞草原,就此成為往後東西方間交流的主要幹道。從遺傳與考古的證據看來,這條天然的草原大道開通以前,歐亞大陸東邊與西邊的族群交流不多,人的遷徙與混血大概也很有限,大致上東西方分隔了上萬年。

「種族」、「族群」、「民族」、「國家」等觀念相當複雜,一般人對它們的認知往往相當混亂,即使是訓練有素的專家,稍有不慎也容易錯亂。《[轉] 論匈奴突厥蒙古的關係 (上)》這篇文章討論了許多恢弘的議題,遺憾的是,這位作者幾乎沒有能力掌握他所選取的材料,全文充斥著誤解與過度解讀。要全部解釋非常困難,以下只能大略提到一些概念。

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 圖片來源:博物

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 圖片來源:博物

貫穿匈奴、突厥、蒙古這些遊牧民族的主軸,是歐亞大陸北方的「歐亞草原」。漢人記載的史書中,匈奴與漢人間的互動相當頻繁,但東亞遊牧與農耕族群間的互動,遠比2000年前左右的匈奴更早之前就已經開始。

大約5000年前起,乾燥與低溫的環境變化造成:「東亞北部新疆到內外蒙古的草原逐漸形成,加上季風減弱,新疆西界的山區森林退卻,使得從東歐到東亞的歐亞草原串聯成一大片,成為人口移動與文化傳播、交流的高速公路。」

(參考:《來自草原的禮物(二)-「畜牧者」新識》)

草原西方的人在5500年前陸續發明輪子與蓬車、馴化馬匹,移動能力大增以後,串聯成一大片的歐亞草原,就此成為往後東西方間交流的主要幹道。從遺傳與考古的證據看來,這條天然的草原大道開通以前,歐亞大陸東邊與西邊的族群交流不多,人的遷徙與混血大概也很有限,大致上東西方分隔了上萬年。

近來針對人類的遺傳學研究則發現,世界上絕大多數族群,從古至今都有或多或少的延續性,但混血也是相當普遍的現象。綜合起來的意思是,一開始各地的人群可說是相對獨立的發展,等到後來交通工具愈來愈進步,貿易、遷徙與人群中的混血也大幅增加。

以地理位置來看,後世所稱的蒙古的那塊區域,恰好就是歐亞草原的中央,同時能夠受到東西方的影響,也同時能夠影響兩邊,這些特點使得草原上依賴遊牧與貿易維生的族群,比東亞的農耕族群狀況更加複雜。他們有部分從古至今的連續性,也在不同年代受到東西方影響,與分別影響東西方,不是光靠亞洲人/蒙古人/高加索人/歐洲人,這些過時的概念可以解釋。

原文提到:「突厥也是蒙古人種,高加索相貌是後來混入」,這裡講的「人種」英文是「race」,與「種族」同義。許多遺傳學家如今認為,種族是科學上不精確的概念,當我們用種族描述時,造成的疑惑比解答還要多(繼續看下去就知道這是事實),也有些專家覺得種族畢竟還是有其意義,不需全盤否定。但重點在於,人種是不精確的概念,「相貌」是更曖昧的東西,受到許多血緣以外的因素影響,「A人種,混入B人種的相貌」這種說法,不但難以在科學上證實,又只會引人誤會。

「所謂游牧民族,就是到處遊蕩的放牧,今年在中國長城腳下放牧,過幾年草場鬧鼠災,蝗災或其他疫情時,就可能轉場去中亞草原了,再過十年中亞草原再鬧災​​時,可能就轉場去東歐草原了,一路掠奪人口」

這裡對「遊牧民族」的描述符合很多人的刻板印象,卻處處是問題。就像世界各地的農業社會差異很大,不同地區與年代的遊牧社會,差異一樣很大,不能把遊牧者想像成只有一個樣。遊牧社會的少數共通點只有,因為無法生產所有的生活必需品,所以不能單獨靠遊牧生存,一定要用各種方式取得農作物與必需資源,可以透過自己生產、掠奪,或是貿易等方式取得。

遊牧不像農耕社會那麼定居沒錯,但也沒有「歐亞草原任我行」那麼誇張,不同的遊牧團體,還是有各自的草場與路線,只能說他們的活動範圍比農耕社會更大,但不等於沒有邊界,平常可以到處跟中國共產黨長征時一樣亂跑,沿路與中國國民黨軍隊一般擄掠人口跟故宮國寶。即使在遊牧社會,長途遷徙與移民也是大事。

以下這段搞懂就夠本了,沒搞懂也沒關係,反正還是很好笑:「可能一個突厥男人在中國長城下放牧時搶了一個中國女人生一個兒子是純蒙古人種,在中亞又掠奪了一個波斯女人生一個兒子是歐亞混血,十年後他歐亞混血的兒子在東歐又掠奪了一個俄羅斯女人生個孫子是純高加索人了,結果一家人蒙古人種,歐亞混血、歐洲人都有,最後沒準這個家族後裔就成土耳其人」

整段亂七八糟。這段出現的「純蒙古人種(黃人)」、「歐亞混血(黃白混血)」、「純高加索(白人)」、「歐洲人(白人)」是之前提過,常常講了問題更多的「種族」。「突厥」、「中國」、「波斯」這邊應該是英文中「ethnic group」的概念,翻譯作「民族」較好理解,意思是擁有人為定義下,類似文化的同一群人。「土耳其」、「俄羅斯」應該同時有「民族」與「國家」兩個意義。

仔細看的話,每句都很莫名其妙。「一個突厥男人在中國長城下放牧時搶了一個中國女人生一個兒子是純蒙古人」。先不要管有沒有純蒙古人這個品系,這句話能成立,意思是把突厥與中國人視為一樣的蒙古人種,跟西方白人相比,但這個西方白人到底是……

「在中亞又掠奪了一個波斯女人生一個兒子是歐亞混血」。這裡把波斯人當成白人(硬是用黃白黑劃分種族,就會出現哪門子的伊朗白人,跟不存在的印度人),而且硬是把身為亞洲文明古國,比中華更老牌的波斯,變成歐洲。

「歐亞混血的兒子在東歐又掠奪了一個俄羅斯女人生個孫子是純高加索人」,天啊,為什麼「半黃半白的男生」跟「白人女生」生的小孩,會變成「純高加索人」啊!

「一家人蒙古人種,歐亞混血,歐洲人都有,最後沒準這個家族後裔就成土耳其人」……後來還移民美國變美國人勒,前面都在講種族跟民族,後來突然變成國家,概念這樣變來變去,簡直比世界上所有髮夾彎更滑溜。

這篇文章除了一些資訊過時與錯誤外(例如把波斯當作歐洲,想當然耳的混淆語言與人),基本上就是「種族」、「族群」、「民族」、「國家」這些概念隨作者高興隨意混用,也許有些反中國霸權者看了會很開心,但內容方面,不比那些替大中華敲鑼打鼓的文章高明到哪去。



關鍵字 : 蒙古, 匈奴, 游牧民族, 突厥, 高加索,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費文侯 
 
 
 

相關文章


 
2016/8/19 費文侯

對遊牧民族的誤解-以《論匈奴、突厥、蒙..

 
2016/8/7 新公民議會

[轉] 論匈奴突厥蒙古的關係 (上)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還沒有迴響,快來搶頭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張紫妍「性朝貢」事件:童話故事下的殘酷人生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一)

台灣人不生小孩的真相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轉] NHK專訪:暴走的假消息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二)

學生團體拉贊助為何觸法?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五)

超越憲法的男人

冰封龐克:一款擊碎中國玻璃心的遊戲

請柯文哲市長出來面對同志婚姻

物化女性,柯文哲不是第一次了!

盧武鉉與文在寅:真摯友誼的政治影武者

嘉義縣市合併看省轄市存在的荒謬

歐陽妮妮、娜娜事件的本質在紊亂的價值觀!

關於新公民議會 歡迎投稿

黃國昌辭職,柯文哲組黨跨出一大步?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四)

從負評如潮的高雄燈會看韓導的雙重標準

九二共識給台灣帶來的危害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發展觀光博弈產業的優劣利弊

因韓流水漲船高的命理師曼樺,勿忘學術專業與社會責任!

好市多不來彰化,彰化真的有差嗎?

民之所欲,長在我心!

走味的繁星揭穿教育多元的假面具!

怎麼又是輔仁大學!

菲律賓博士當逃逸外勞 — 台灣人的種族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