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議事堂 >> 多數黨組閣?我的一票選總統!
 

多數黨組閣?我的一票選總統!

 
2016/1/17     林柏寬
 

若是台灣未來選出的國會與總統分屬不同政黨,『多數黨組閣』的概念無異『強迫』新總統要交出執政權,嚴重違背台灣『雙首長制』的憲政體制,更與台灣社會對於總統的角色價值嚴重衝突。

2016總統大選結果已經出爐,先前國民黨為了刺激深藍投票率,釋放出『多數黨組閣』的風向球,期盼藍軍選民出來投票,別讓民進黨『整碗捧去』。不管國民黨有何政治盤算,筆者想說,台灣人一票可以選總統是最珍貴的民主價值,不應該因為政治權謀或是『雙首長制』的推行遇到瓶頸,就要剝奪總統的權力,剝奪人民最直接民主的投票方式。幾點意見供參:

馬英九總統拋出「多數黨組閣」。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

馬英九總統拋出「多數黨組閣」。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

首先,馬總統希望『多數黨組閣』,是因為考量總統大選後有長達四個月的看守期,希望落實憲政精神,讓新民意上台。如果大家記憶猶新的話,自從總統改以公民直選後,選舉日期大多為三月的倒數第二個星期六。直到2012年來個總統立委併選,提前至1月14日進行選舉,今年援用此例,才造成長達四個月的看守期。若馬總統真要落實憲政精神,避免執政空窗期,乾脆宣布提早辭職下台,讓爾後的總統立委任期時間一致。何況,新民意指的是新國會還是新總統,恐怕爭議許多!若是台灣未來選出的國會與總統分屬不同政黨,『多數黨組閣』的概念無異『強迫』新總統要交出執政權,嚴重違背台灣『雙首長制』的憲政體制,更與台灣社會對於總統的角色價值嚴重衝突。

其次,『多數黨組閣』就是內閣制的概念,『僅』擁有名位而無實權的虛位元首完全聽命於內閣,只有橡皮圖章的『任命』作用,台灣人民用選票選出來的總統絕對不可能是這樣的虛位元首。

何況,依據國會席次多寡決定內閣歸屬,更不符合台灣社會民情。許多民眾選舉區域立委時,考量的是服務口碑、交情,政黨並非唯一取向;但選舉總統時,則是會考量候選人的能力條件與該政黨的國家政策走向。民眾投票給A黨區域立委,並不代表認同A黨黨魁可以執政組內閣。此外,人民原本可以『直接』選總統,爾後只能『間接』決定內閣總理,內閣總理這個位子恐將受到金錢影響發生李全教執政內閣的荒誕現象,或是中國勢力介入親中的多數黨,造成台灣的內閣總理淪為中國指派的區長。

再者,台灣『雙首長制』為人詬病,權責不符的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在一九九七年七月國、民聯手『取消』了閣揆同意權,造成監督制衡的力量消失了。從此行政院長不需立法院同意,直接由總統派任,執行總統的決策,但總統又不必向立法院負責,惡性循環之下才造成總統變成了有權無責的皇帝,行政院長變成了有責無權的宰相。

最後,憲改工程切莫政治權謀,執政一旦不得民心,哪一個政黨都會被丟進歷史的灰燼中。請針對問題弊端進行改革,恢復『閣揆同意權』,讓總統權責相符,才是台灣『雙首長制』的良方解藥。

作者/林柏寬(教師,台南市)



關鍵字 : 蔡英文, 馬英九, 總統大選, 2016, 多數黨組閣,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林柏寬 
林柏寬老師,台灣師大數學系、台南大學教育研究所畢業。自我期許為一個『操縱文字的數學藝術家』,對於社會不公現象抒發見解。
 
 
 

相關文章


 
2016/1/26 孫伯中

2016年第3次政黨輪替 致藍綠支持者的信

 
2016/1/17 林柏寬

多數黨組閣?我的一票選總統!

 
2016/1/13 韓非

台灣國民黨何去何從?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還沒有迴響,快來搶頭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Uber想再次退出台灣?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從小燈泡事件,談「廢死」的荒謬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二)

少鋒隊紅領巾在台北飄揚

好市多不來彰化,彰化真的有差嗎?

學生團體拉贊助為何觸法?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一)

冰封龐克:一款擊碎中國玻璃心的遊戲

我不支持廢死的三個理由

發展觀光博弈產業的優劣利弊

超越憲法的男人

盧武鉉與文在寅:真摯友誼的政治影武者

台灣人不生小孩的真相

中國國民黨的理念為何?

因韓流水漲船高的命理師曼樺,勿忘學術專業與社會責任!

張紫妍「性朝貢」事件:童話故事下的殘酷人生

「孝親費」是親情綁架,還是反哺報恩?

為什麼大家懷念聯考?

網紅空姐偷腥事件:現代女性的理智與情欲

每週一次的朝會有存在的必要嗎?

投票年齡門檻下修,還權青年!

原住民加分制度,該去思考的脈絡

關於新公民議會 歡迎投稿

中國跟台灣的差距,不只人口65倍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還想談統一?看看中國新疆的集中營吧

論左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