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評論員 >> 「腦死」與「器官移植」
 

「腦死」與「器官移植」

 
2014/11/21     楊庸一
 

 蘇清泉委員身兼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更有責任將問題講清楚,而不應使用任何糢糊不清的説法。

作者 / 楊庸一

看到連勝文在與柯文哲的辯論會上,影射柯P涉及「器官買賣」,再看到中國國民黨廖、蘇二位立委在立法院公然質疑台大醫院,為了器官移植用藥「詐死」病人而摘取器官時,我想大家應該嚴肅的看待這個事件。

同樣有醫師背景的國民黨立委蘇清泉,質疑台大醫院強摘器官做移植。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

器官移植,分成活體及屍體移植二種方式。二者在移植的預後上,具有明顯的優、劣差異。可移植的器官,包括心臓,腎臟,肝臟,肺臟,胰臓,腸及胸腺等等。可移植的組織,包括骨骼,眼角膜,心臓血管,神經及靜脈等。屍體的器官移植,爭議較少。活體的器官移植,在醫學倫理上的爭議較多,且各國的法律規範亦差異極大。移植的器官,以腎臟最多,心臟次之。

活體的器官移植,以1967年南非巴納德(Christiaan Bernard)醫師的首例成功換心開啓。醫學界,對「死亡」的定義,也正式開始各種探討。台大醫院的李俊仁教授,在1968年成功完成首例活體腎臟移植,也是亞洲的第一例。隨後,在器官移植的領域上,台灣一直在亞洲維持領先。尤其,在腎臟的屍體或活體移植上,其預後與先進國家絲毫不遜色。

在傳統的醫學上,將死亡定義為一個人心跳、呼吸的永久停止。即使到現在,法律上定義的死亡,也只是在心跳停止、呼吸停止外,再加上瞳孔放大及無光反射。從1968年哈佛醫學院提出不可逆的昏迷(irreversible coma)的説法後,腦死(brain death)的概念就被醫學界廣泛的討論。七十年代後,醫學上的發展,有逐漸將死亡定義推至腦死的趨勢。

此種趨勢,醫學累積的証據,是主要基礎。通常,一個人在心跳、呼吸停止超過一段短時間後,因缺乏必需的氧及養分,腦即逐漸死亡。這也是急救甦醒術(CPR)必需即時施行的理由。因為,腦細胞一旦死亡,以目前的醫療技術,已不可逆。愈早急救,成功後愈能避免或減少腦功能受害的程度。當腦受到大規模及嚴重破壞,而呈現完全且不可逆的腦功能損害(包括無法維持不自主的生命維持功能,如心跳、呼吸)時,即被視為腦死。「腦死」概念提出時,曾引起醫界的爭論和一般民衆的強烈質疑。主要討論重點,在如何區分「腦死」和「植物人」(persistent vegetative state,持續性僅呈現植物性功能)。雖然二者皆呈現嚴重的腦功能缺失,在醫學上的判斷,並不困難。前者,腦的大規模損壞,必需包括腦幹(brain stem,負責人類心跳、呼吸等維生功能的運作)的失去功能;後者,腦幹的功能,則完全或部份仍能自行運作。以一般的語言來說明,「腦死」是指一個人呈現不可逆的持續性重度昏迷,且無法自行呼吸,而必需完全靠機器及藥物勉強維持其心跳、呼吸。這些恊助,並無法讓人起死回生,只是人為的稍加延長器官的壞死速度和死亡的時間而已。這也是在有「腦死」判定的國家,將腦死視同死亡的醫學跟據和理由。判定後的結果,必需獲得家屬的同意。要否捐出器官給適合移植的其他病人,則必需獲得家屬再次的書面同意,才能開始進行器官移植的各種評估和準備,最後,才施行手術。「植物人」,除了重度昏迷外,他/她的維生功能並未消消失,但需要外人的恊助。如,可自己維持心跳、呼吸等功能,但卻需人以鼻餵管餵食及翻身、運動等。王曉民的個案,即是一個令人感傷和感慨的例子。沒有任何一位醫師,敢公然的以植物人或未被判定腦死的病人,進行移植手術,因為,它明顯的觸犯了醫學倫理最嚴重的禁忌,也違反了法律。

台灣在1987年開始制訂和實施「腦死判定程序」。從所訂立的標準來看,其嚴格性和嚴謹性,和歐、美主要國家相比,並無明顯差異。透過腦死判定小組依規定的重重檢視和把關,出現造假或嚴重偏差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未聼聞任何舞弊或涉及違反醫學倫理或法律的情況發生。

廖、蘇二位立委在立法院的公開質詢,不管是暗示或明示台大醫院腦死判定小組違法/失職,都是一個嚴重及嚴肅的課題。因為,它已嚴重且深遠的影響應有的正常醫病關係。尤其,蘇清泉委員身兼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更有責任將問題講清楚,而不應使用任何糢糊不清的説法。只要他掌握有足夠令自己信服的証據,即應立即提告及訴諸法律。若他對自己掌握的証據難以確定,則應該先行文要求台大醫院或衛福部能否就疑問提出可令自己信服的說明後,再決定後續動作,而不應該不負責任的將立法院當成個人表演場。因為,如果你們所講的被証明是事實,是極嚴重的問題。醫界必需立即從頭到腳徹底檢討/重建,包括你們自己;如果,你們所講的被証明為非事實時,不要説對雙方家屬和器官移植小組成員,就是對所有醫療人員及病人、家屬,深沈的傷害均已造成。到時,你們有何良心去面對?

醫療牽涉到全民福祉。批評或檢視醫療,理由正當且無可厚非。只是,對醫療的批評,應光明正大的將証據提出,切莫遮遮掩掩。因為,醫療有傳統的專業內控制機制,對、錯的判斷並不難。從柯P競選市長後,台大醫院即風雨不斷。他的同事,也遭受許多「無妄」之災。我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原因,也許只能推論,可能是選舉改變了台大醫院的風水吧?萬一不幸,過幾天再爆出柯P涉及器官買賣的繪聲繪影,台大醫院豈不就被影射成為「腦死」或「植物人」了嗎?為了選舉,有必要把一家代表台灣百年來醫療歷史的醫院作賤得如此不堪嗎?

在選舉中,不分青紅皀白的去劃分藍、綠、階級、族群,或恣意的高駡「台獨」、「混蛋」、「皇民後裔」,我雖然不贊同,但還可把它們當成選舉時的瘋人瘋語,一笑置之。不過,當醫療也被用來做不正當的操作時,就不能等閒視之了。立委的免責權雖神聖,但,總不應無限擴大到可以肆意傷害個人或波及無辜的他人吧



關鍵字 : 柯文哲, 蘇清泉, 廖國棟, 器官移植, 醫病關係, 腦死,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楊庸一 
 
 
 

相關文章


 
2018/10/6 韓非

柯P色厲內荏的提告

 
2018/10/5 吳傳立

調查人間極惡也能夠「等一下」嗎?

 
2014/12/24 楊庸一

器官買賣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還沒有迴響,快來搶頭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