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有害的性別框架如何導致人倫悲劇
 

有害的性別框架如何導致人倫悲劇

 
2019/3/14     林若曇
 

真正讓他的人生潰敗到無力挽回的,僅僅是性別框架中有害的男子氣概,讓他無法正視自己的軟弱。

赤燭遊戲在推出了以白色恐怖為背景的《返校》遊戲之後,今年在元宵節推出了另一款以迷信與神棍為背景的《還願》再次掀起話題;許多人的心得都聚焦在神棍與迷信的話題,雖然在家庭關係上也有著墨,但卻忽略了傳統的性別框架在這場人倫悲劇中造成的關鍵性影響。

「還願」遊戲的劇情,是一齣迷信造成的人倫悲劇。 圖片來源:《還願》畫面

「還願」遊戲的劇情,是一齣迷信造成的人倫悲劇。 圖片來源:《還願》畫面

遊戲時代背景是設定在三十年前的台灣,當時的性平教育尚未落實,兩性在家庭中的分工往往是依照性別框架的;即使是曾經聲名大噪的玉女明星,鞏莉芳也不得不在婚後選擇放棄演藝事業,成為丈夫──杜豐于背後無名的女人,然而杜豐于並沒有因為妻子的引退而變得更加偉大,反而是面臨了創作者都可能遇到的問題,便是創作靈感逐漸枯竭,這對一個曾經風光一時的知名劇作家而言,簡直是生不如死。

或許會有人困惑,若是寫不出更好的劇本,那麼轉業不就好了嗎?何苦要讓女兒出來當童星,甚至是沉淪到迷信之中呢?倘若杜豐于未曾出名,或許轉業並非不可能,然而背負的昔日知名劇作家的標籤,轉業不只是對過去的自己賞一巴掌,還要面臨來自外界的異樣眼光,杜豐于選擇了逃避,困在往日風光中而看不見現實的窘境。

或許還會有人困惑,既然杜豐于已經無法寫出更好的劇本了,而嘗試以童星出道的杜美心又因為體弱而無法承擔壓力,為什麼不讓鞏莉芳復出就好了呢?然而遊戲中鞏莉芳的復出卻成為了壓垮這個家的稻草,當杜豐于為了無法寫出更好的劇本而苦惱時,鞏莉芳順利復出一事讓他的男性尊嚴徹底潰敗。對杜豐于而言,杜美心是他的孩子,孩子青出於藍勝於藍是身為父親的驕傲,但是當鞏莉芳為了家計而復出時,眼看著妻子取代了家庭經濟中心的地位,原本就已經脆弱得如同蟬翼一般的男性尊嚴終於徹底崩潰了。

其實鞏莉芳並沒有做錯任何事,而是當時的社會背景對一個無法承擔家庭的男性是非常鄙視的,時至今日,仍有人會形容無法成為家庭經濟支柱的男性是吃軟飯,更何況是在三十年前的台灣?杜豐于不但無法面對自己失去創作靈感與名利的事實,更無法接受外界以「吃軟飯的」標籤嘲笑他,於是夫妻之間的爭執與矛盾日益劇烈,鞏莉芳選擇暫時離開這個家,計畫著復出賺錢後再將丈夫與女兒帶到其他地方重新開始──然而這個期望還是落空了。

杜豐于確實是做錯了,然而他是無法認錯的,因為一旦他承認了自己的錯誤,選擇退居在鞏莉芳背後做一個無名的家庭主夫,那麼長期以來支撐著他的人生觀就會徹底瓦解;承認自己身為男性無法成為一家之主,對他而言是生不如死,於是他寧願選擇了迷信來逃避自己的軟弱,並且仍舊期待著杜美心持續以歌唱童星的身分去獲取名利,如此一來他才能透過「虎父無犬子」來證明自己的能力。

然而杜美心始終無法承擔父親的期望,但杜豐于已經瘋狂的陷入了何老師的陷阱之中,最後釀成了無法挽回的悲劇;如果杜豐于能夠面對自己不再擁有才華的事實,重新找到一份能夠餬口的工作,或者只要他能夠肯定鞏莉芳為家庭而復出的決定是對的,那麼悲劇就不會產生,真正讓他的人生潰敗到無力挽回的,僅僅是性別框架中有害的男子氣概,讓他無法正視自己的軟弱,也無法承認鞏莉芳選擇復出並脫離迷信的決定是對的,進而走向悲劇收尾。

《還願》的故事參雜了對宗教的迷信與對精神疾病的無知,然而追根究柢仍是性別不平等埋下的禍根;若有來世,或許鞏莉芳「還願」意為了愛情與杜豐于成婚,或許杜美心「還願」意為了杜豐于的期望而成為童星,但杜豐于會願意為了成全這個家而悔改嗎?赤燭遊戲選擇了有奉獻意思的「Devotion」作為遊戲的英文名字,鞏莉芳和杜美心都為家庭奉獻了自由與愛,卻沒有喚回杜豐于的幡然悔悟,但我們依然可以透過推翻刻板印象去拯救困在社會角落的人們,只要我們還願意,就能夠趕在悲劇發生之前。

作者 / 林若曇



關鍵字 : 社會, 迷信, 性別, 還願,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林若曇 
輔仁大學哲學系畢業,畢業後開始在網路上針對時事發表文章,以性別平等、藝術表演與政治等議題為主。
 
 
 

相關文章


 
2019/3/14 林若曇

有害的性別框架如何導致人倫悲劇

 
2018/10/26 向陽之花

性別歧視讓柯文哲不及格

 
2018/10/10 吳馨恩

親愛的柯文哲,您看見性少數女孩了嗎?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張紫妍「性朝貢」事件:童話故事下的殘酷人生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學生團體拉贊助為何觸法?

台灣人不生小孩的真相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轉] NHK專訪:暴走的假消息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盧武鉉與文在寅:真摯友誼的政治影武者

超越憲法的男人

從負評如潮的高雄燈會看韓導的雙重標準

大學別把膝蓋給中國

菲律賓博士當逃逸外勞 — 台灣人的種族歧視

關於新公民議會 歡迎投稿

民之所欲,長在我心!

我不支持廢死的三個理由

好市多不來彰化,彰化真的有差嗎?

嘉義縣市合併看省轄市存在的荒謬

為什麼大家懷念聯考?

原住民加分制度,該去思考的脈絡

走味的繁星揭穿教育多元的假面具!

物化女性,柯文哲不是第一次了!

投票年齡門檻下修,還權青年!

中央與地方的灰色地帶 — 曖昧的警政分權

軍公教有三種!

韓國稅制「劫富濟貧」,我國稅制「劫貧濟富」?

九二共識給台灣帶來的危害

停止虛耗的「公費醫學生」制度吧!

「一帶一路」可能帶來世界級生態入侵威脅,包括台灣

怎麼又是輔仁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