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台北,是三線城市?
 

台北,是三線城市?

 
2018/7/11     王充
 

和從上海旅遊回來的朋友相聚。他很嚴肅地說明他的感受:若以對岸的標準,台北不是二線,可能要列為三線都市。

我能聽出朋友的焦慮和挫折。但對我而言,他這番話語,我聽來一點也不刺耳。我笑笑地回答:我倒關心台北是不是個「一向度」的都市,還是多向度?是甚麼樣的 dimension ? 誰會關心她的 size ,多少高樓?

台北進步的速度不如中國城市? 圖片來源:原住民新聞網

台北進步的速度不如中國城市? 圖片來源:原住民新聞網

朋友接著又說:造成台北落後的主因,是我們太自由!是嗎?他的定論倒引起我高度的興趣。

自由並不是萬能藥,「不自由毋寧死」對某些台灣人來說只是空話,它能換取多少台幣或人民幣? 「起來!起來!不想當奴隸的人們!」—- 「奴隸」對某些人來說,是指喪失經濟好處的人群,不是「自由」被剝奪,為了台幣和人民幣的價值,當然要起來!

是的,「自由」摸不著,聞不了,只有當你逐漸喪失時,當空氣中含氧量慢慢稀薄時,壓迫四處可見時,你才會感受到她的價值和美麗,就會如艾克頓所說的:「壓迫造出自由主義。」歷史上,自由主義是自動出現的嗎?台灣如果有過「自由主義」政治理想的啟迪,倒是因為國民黨的黨國統治所逼迫出來的。一種反應式的存在,並不是出自文化、歷史的根源。

當右派法西斯黨國統治不再,左派法西斯卻以經濟讓利,誘使你交出你的自由體制,和微弱的自由主義傳承時,很多人就傍徨而不知所措,因為「自由主義」還不是深注於人心,形之於動靜的傳統,這是台灣民主自由的孱弱處。對許多台灣人而言,她還不是「不可讓渡」的價值,是可以用「優惠的措施」收買的。

對岸所謂「盛世」不正是指吃得飽,喝得暖,憶苦思甜?所謂「強國」是大伙兒可以出國看看,當覺得受到不平等待遇時,大家可以團結在一起,唱起國歌,起來!起來!不願當奴隸的人們?一種集體的歸屬感,自傲感—- 孱弱個體的自強之道。

到底,台灣和中國近代史的歷史軌跡不同,我們的自我期待和所希求的社會內涵就和對岸不同。「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的意思就是先要有「中國」,普通人才可期望「成人」,才可能「堂堂正正」。所以要愛國,要民族主義,更需要有個「自命的」既愛國又民族的黨團來擁護,接受他們的領導,我們才有可能「成人」,才有可能活得堂堂正正?

歷史上,太早大一統的帝國,統治階級為了禁錮民心,肆行統治之術,首先必須在文化傳統上下手。看看董仲舒的「春秋繁露」,這就是政教合一、中央集權,統治之術,演變成「天地君親師」的文化大傳統。廣大人民是在階級結構的最底層,要想脫離底層階級,就要努力透過科舉,士子才有可能爬上接受此大傳統的儒生官僚階級。

中國從來沒有過歐陸的「新教革命」,把普通人民的人性和性格,提高到可以直接和上帝,或最上主宰,可以交通的層次和地位,不需要羅馬教廷的教諭和僧侶集團的媒介。馬丁路德說:你勤讀聖經,你就可和上帝通靈。上帝是以自己的形象創造人類。信仰哪需要官僚體系?哪需要個檢定和驅策你的組織?上帝哪有給他們那麼無上的權力:誰該可以救贖?誰該入地獄?誰該受異端審判?又誰該受思想改造?哲學家羅素指稱馬克斯主義的理論結構,和中世紀羅馬天主教的神學體系是相通的(見其所著「西方哲學史」)。

台灣能躲過這大傳統的「文化陷阱」是歷史的幸運。我們才有機會思考,自由的思考,我們才能擁有如何思考「自我」的機會,而非被一大傳統罩身,禁錮思想,無所逃於天地之間。不幸地,我們雖然能把釘入我們大腦的黨國的法西斯的長釘拔除,多年累積的鐵鏽仍然存留,使得我們心思顛顛簸簸,不知所從。就像是老兵身上殘留的彈片殘屑,沿著血管慢慢前進,幾十年後,滲入心臟,結束了他的性命。

因此,許多人會覺悟到必需為台灣台北所做的事太多,根本不在乎有外人說她只是三線。我倒很納悶為什麼還有甚多人,仍然不知道她是和你我生死攸關、榮辱與共的寶貝。我只在乎台北是不是個多向度的城市,能多向度地讓我們成長和茁壯?

「自由」是台北能提供的最重要的滋養,無處可尋。「自由」是難得的機緣,市民能有多向度的機會,成為奇人異士,至少是真正的自我,而不是依統治階級的需要而塑造的樣板。這樣的滋養和機會,有人會輕易地為小小利益而放棄?或許在外來傳統文化和社會影響下,我們只會是個孱弱的個體,始終需要依付權威和集體,才能生存。前賢說:自由民主不是一群奴才可能建立的,不管是出自利益的奴才,還是意識形態的奴才!

我愛我的台灣台北,她能給我多向度成長的自由,我會回報而保衛她的自由。—- 我會在乎有人說她是三線的都市?

作者 / 王充



關鍵字 : 社會, 自由, 台北市, 城市, 民主,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王充 
 
 
 

相關文章


 
2018/7/11 王充

台北,是三線城市?

 
2018/6/20 王輝生

吳音寧是松柏之士或溫室嬌花?

 
2018/5/24 JLI

柯文哲調戲高嘉瑜—北市議會令人作嘔的相..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網紅空姐偷腥事件:現代女性的理智與情欲

台灣人「機會成本」的概念薄弱…

當年輕人看穿侯包租公

從小燈泡事件,談「廢死」的荒謬

台北,是三線城市?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從英國看台灣孩子的管教方式!

澎湖馬糞海膽滅絕了,沒有人會是贏家

台灣高教的矛盾

台灣人不生小孩的真相

豬隊友,別鬧了好嗎?

普丁對北約感芒刺在背 北約對川普卻痛心疾首

文化與政治

蔡英文,最厲害的敵人?

冰封龐克:一款擊碎中國玻璃心的遊戲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南加大與台大校長案的異同 — 沒道德權威及有罪不罰

中共只剩下民族主義可以操控?

地震與暴雨的患難互助

發展觀光博弈產業的優劣利弊

華山草原分屍案遺失的雙乳,女人與動物的共同失聲

世新大學的聲明,驗證了私校的傲慢

私立技專招生慘淡,學生就學像買樂透

火力髒髒,核能乾淨,所以獨尊核電?

霹靂布袋戲為何失敗?

政府對不起軍公教嗎?

加密貨幣交易課稅 不是稅務員說了算

川普撤除駐韓美軍?可能嗎?

中國海警軍事化、台灣海巡反降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