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競爭型的教育,學生還能適性嗎?
 

競爭型的教育,學生還能適性嗎?

 
2018/1/24     李坤融
 

家長注意學校排名,學校追求排名。看似競爭關係,卻讓我們的社會為了那些標準化的競爭,而忽略學校發展的特色價值,忽視孩子的興趣與孩子的專長。

近日即將舉行大學學科能力測驗。各大補習班出現猜題班,網路也開始出現各考科重點。為了就是希望能考贏別人,讓自己進入理想的學校。另一方面的議題就是台大換校長,能否重新改變台灣高教體系,而擠進QS世界大學前進百大。可以看出不論是學生或高教工作者,無形間被迫著追求排名與高分,才能達到社會有競爭的期待。

學生在考試壓力下競爭。 圖片來源:晨鐘教育

學生在考試壓力下競爭。 圖片來源:晨鐘教育

這個期待,來自於整體社會體系。從社會學角度論述:因歷史或全球化的衝擊,將導致某些價值被過度崇拜,而某些價值則被認為是落後與罪惡。像是資本主義國家,認為競爭是重要的,因為如不競爭,資本主義皆難以維持。

我們無法舉證競爭是不好的,也許有時候,競爭能夠獲得更大效益。但是當我們整個社會都認為被過度簡化的競爭是合理時,就會造成社會問題。像是,我們就會認可世界大學排名就是追求國際化指標,像是我們認可考試用單一標準測量是合理的。

而這樣的相信來自於社會既定的價值觀。將會造成我們的教育培育出相同人才,像是把孩子放進相同教育模型內,將高教老師放入評鑑模型內。讓孩子會考試所需要的方程式,卻不會生活技能與團隊合作。讓教師生產出大量論文,而備課時間則減少。上述舉例,故非是絕對,也有人可以兩邊都能做好,但是卻可以看出因為競爭,我們的教育,似乎把學習的焦點放太重於學科的考試。

家長注意學校排名,學校追求排名。看似競爭關係,卻讓我們的社會為了那些標準化的競爭,而忽略學校發展的特色價值,忽視孩子的興趣與孩子的專長。想要發展孩子的適性,勢必還有一段距離。這樣的距離,並非單一透過教育改革而有所改變,而是對第一線教育工作者、學生、家長的認知要有所改變。更進一步,這些改變也牽涉我們對於整個社會的期待,是競爭,還是適性互助。

故然,誰都無法證明競爭是否能帶來更好的社會。但是能夠肯定的是,那些標準化的競爭,將使我們失去個人特色或學校特色,真的是我們教育想要的嗎?這是我們可以更進一步思考的。也許並非邁向國際化,就是正確的。

作者 / 李坤融



關鍵字 : 社會, 教育, 競爭,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李坤融 
目前就讀台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關心著政治、教育、障礙者議題, 而喜歡隨意寫寫社會問題。
 
 
 

相關文章


 
2018/11/1 賴彥丞

教育白色恐怖何時休?

 
2018/10/12 許家瑋

大學整併正夯 私校整併何嘗不是新解?

 
2018/8/12 俞妍穎

從教育現場看劣檢問題!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投票年齡門檻下修,還權青年!

請柯文哲市長出來面對同志婚姻

火力髒髒,核能乾淨,所以獨尊核電?

鳥籠公投!公民投票法哪裡需要修正?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同志議題是台北價值嗎?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轉] 兩個美國人對中國人的評價

一帶一路倡導者:林義夫 愛國乎?叛國乎?

如何反映賭爛票的民意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國民黨人們荒唐錯誤的反同嘴臉

冰封龐克:一款擊碎中國玻璃心的遊戲

張紫妍「性朝貢」事件:童話故事下的殘酷人生

加密貨幣交易課稅 不是稅務員說了算

披科學外衣 掩飾反動的洪蘭

學生團體拉贊助為何觸法?

牛津報告(一):台灣內部的社群網戰,選戰及假新聞

柯文哲調戲高嘉瑜—北市議會令人作嘔的相聲劇

台灣人不生小孩的真相

中華民國國旗不能代表台灣出席奧運,背後的意義

牛津報告(三):台灣是「國家」嗎,外國人怎麼看?

從小燈泡事件,談「廢死」的荒謬

拆穿柯P貸款兩千萬的騙人話術!

嘉義縣市合併看省轄市存在的荒謬

發展觀光博弈產業的優劣利弊

蔣經國給問嗎?回顧白雅燦案

吳音寧的生態女性主義精神

柯文哲的失言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