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唯有民主政治,能避免楊改蘭式悲劇
 

唯有民主政治,能避免楊改蘭式悲劇

 
2016/9/25     費文侯
 

以前中國的NGO團體有效,但為什麼不見了?原因恰恰就是因為它有效。

中國的「楊改蘭事件」,反映的不是一人一家一鄉的問題,而是中國共產黨的專制土壤中,必然叢生的無解衝突。

楊改蘭事件簡單說,就是有位甘肅農村婦女,在殺害4位小孩後,接著自殺,幾天後,她的丈夫也自殺身亡。如此瘋狂的殺人案件,引發中港台知識份子圈一波討論,沒聽過的朋友,可以看看這篇簡短板:《天宮冉冉升天,改蘭默默無語-致王炳忠先生》,或是詳細版:《我们去了杨改兰家,调查发现除了蝼蚁,社长一家吃低保》。

楊改蘭事件:盛世螻蟻或個體悲情? 圖片來源:美國知音中文網/Youtube

楊改蘭事件:盛世螻蟻或個體悲情? 圖片來源:美國知音中文網/Youtube

楊改蘭事件不是發生在路邊,難以預料的隨機殺人,而是發生在自己家中的人倫悲劇。這樁悲劇上演的檔期,不僅是案發過程的幾天,而是28歲的楊改蘭,整整幾十年的生命歷程,在最終落幕之前,周圍的人有很多機會可以挽回,卻都失敗了。

全家死光光的意義是,社會所有的防治機制全部無效,但為什麼失敗的這麼徹底?這篇中國的文章《盛世中的螻蟻》開出的處方十分值得玩味,第一方是:「改造社會階層流動與晉陞、資源佔有慾處理、財富創造與分配的機制,壓縮頂層,推動底層向中層演進,最終將我們的金字塔社會結構,改造成紡錘形社會結構」。

但這篇文章隨即表示第一個處方:「基本沒有可能。理由掰著腳趾頭也能明白」。為什麼沒有可能?在此暫先略過,先看第二方:「默認並接受底層『弱勢群體』的現狀無可更改,繼續固化社會結構,但對弱勢群體輸血,在福利上對他們大力度定向傾斜」。

避免下一個楊改蘭事件,這篇文章給予的答案可以歸納為「加強扶貧」,但受到這篇文章《扶貧何以無用?螻蟻偷生的意義》批評,扶貧根本沒用,楊改蘭的悲劇除了物質,還是心靈的貧乏:「精神上的隔絕比物質上的更可怕──雖然兩者密不可分。楊改蘭繁重的家務、農務勞動使她完全沒有時間和精力結識朋友、維持最基本的社交(這也導致了她被村裡孤立、失去『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低保))」。

以上觀點各自反映部分的事實,再讀完以下這段話,問題更加清楚:「十年前,還在中國農村大有作為的基層非政府團體( NGO )。基層 NGO 團體比扶貧辦更重要的是:它不止扶貧,受過現代公民教育的 NGO 人員都懂,得從心理和人格尊嚴的角度,去切入他面對的個案」。

以前的NGO團體有效,但為什麼不見了?原因恰恰就是因為它有效。

中國共產黨建國以來,不但一黨專政,還有計劃,有系統的消滅基層組織,斬斷民間大部分自發性連結,別說政黨、宗教等正常國家必備的人民團體,連黑道都不存在。這些手段確保了共黨統治的穩固,基層人民無法擁有自發的力量,只能依賴黨組織,沒了黨,別說作亂,連正事都做不成,碰上天災人禍大災難,黨組織失靈,那真是人間地獄。(參考《缺少土豪的世界》)

你說NGO能幫助共黨解決民間問題?笑話,要是給窮困的鄉村人民,體驗到隨便一個外來組織都比政府更有作為,也想自發性搞幾個團體,解決自己的問題,還要共產黨幹什麼?

楊改蘭所處的基層農村之所以物質貧乏,與中國政府長年剝削鄉村,讓少數人富起來脫不了關係,為了大國崛起,建造豪華的金字塔,底層的農村婦女是必需被犧牲的一群。這些人是問題,但政府製造的問題,不管扶貧不扶貧,都只能留給政府解決,不能容外人插手,才能維持共產黨統治的河蟹。

為什麼改變這樣死板的金字塔結構,基本上沒有可能?

因為中國人沒有資格,靜靜地大聲說話。



關鍵字 : 共產黨, 民主, 中國, 楊改蘭, 非政府組織,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費文侯 
 
 
 

相關文章


 
2019/5/23 吳傳立

與深藍對話錄

 
2019/5/23 向陽之花

同婚讓世界知道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2019/5/17 黃宗玄

中美貿易戰始末:經濟與民主化的拉扯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