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我們不一樣 — 酒店公關啟示錄(三)
 

我們不一樣 — 酒店公關啟示錄(三)

 
2019/7/21     晶日晴
 

我不明白,這社會上總是說著愛與包容,當實際有狀況發生在自己身旁周遭時能接受的又會有幾個人呢?

幾個月前有部台劇非常火紅「我們與惡的距離」,掀起了對媒體與精神疾病患者的探討。但如同個議題般在台灣也不過一兩個月的熱潮,民國一百零一年來一直出入身心科的我,終於在嚴重影響生活與工作後正視自己的問題,在今年六月中經過衡鑑被確診為解離性人格疾患,俗稱多重人格但又有人說跟多重人格不同。但解離是什麼說真的我也說不清,只知道有時候自己像是靈魂出竅般地看著自己的身體揮舞著四肢,而嚴重的話是根本沒記憶自己做過什麼事。

有精神疾病就不能過正常的生活? 圖片來源:精品壁紙

有精神疾病就不能過正常的生活? 圖片來源:精品壁紙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有句台詞「如果這跟癌症一樣…」,身邊比較交心的朋友得知我罹患這種病後,我說的話、做的判斷,就等同被否決般,不被採信。而工作上也因為一直被否決變得唯唯諾諾的,在台北有個社團叫「我們都有病」,Slogan是「我有病我驕傲」。

當開始享用晶日晴這樣的筆名回到社群網絡時,我以為我能戰勝這樣對疾病的膽怯。但事實卻是每天我得花更多的時間告訴自己,「我可以的」、「這社會不會不要我」。

回想起「我們與惡的距離」第一集,盛竹如飾演的老師說「記住不要挑戰人性」,而我卻始終想挑戰人性,生病不是我願意的,所以接受治療這社會還是會接納我的,這樣的想法在開始治療後,卻逐漸地瓦解。

躲在電腦螢幕前打字沒有人認得我的臉,但走在社會上真的會有人接納我嗎?而這段時間也有人曾表態「我是不可能請一個會解離的人當員工的」。

我不明白,這社會上總是說著愛與包容,當實際有狀況發生在自己身旁周遭時能接受的又會有幾個人呢?

作者 / 晶日晴

延伸閱讀:酒店公關啟示錄系列(連結)



關鍵字 : 社會, 公關, 精神病患, 酒店, 我們與惡的距離,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晶日晴 
你好,我是退休的酒店公關;我叫 晶日晴。
 
 
 

相關文章


 
2019/7/21 晶日晴

我們不一樣 — 酒店公關啟示錄(三)

 
2019/6/8 晶日晴

我們都一樣 — 酒店公關啟示錄 (二)

 
2019/6/2 晶日晴

我們都一樣 — 酒店公關啟示錄 (一)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