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慾望鐘樓 >> 冰封龐克(2):一個沒有制衡力量的政府
 

冰封龐克(2):一個沒有制衡力量的政府

 
2019/6/14     法蘭姬
 

冰封龐克的道德課題,除了「為了活下去我們要犧牲多少?」,還有一個就是「當你可以用世界末日當作一切質疑的終極理由為所欲為,那你會做出甚麼事?」

近日香港在大舉遊行,反對逃犯送中條例,同時舊作也被提出來討論中國的態度,因此我就再加筆一下吧。

這個遊戲被大多數的中國(意識支持)玩家認為道德判斷粗糙,真的嗎?

冰封龐克挑戰人性的抉擇。 圖片來源:遊戲畫面

冰封龐克挑戰人性的抉擇。 圖片來源:遊戲畫面

那恐怕要先定義粗糙了,不過這裡我不打算咬文嚼字求定義。我會把判斷分界線寫出來,粗不粗糙請看完本文後判斷。

注意以下有劇情捏他(那些因舊作被暴雷的人,抱歉了)。

我再次地重複一下背景設定:
共通的設定是,由於小行星撞擊與異常火山噴發,導致地球軌道偏移與火山灰阻擋陽光,由赤道帶開始全球降溫,玩家扮演英國人往北極遷徙。

第一個劇本,新家(A New Home)的設定還包括了影片:載你們來的破冰無畏艦擱淺,你跟你的同胞們在長途跋涉之後才來到「新家」,途中有人走散,有人死亡。但是新家卻沒有人在,什麼設施都沒有,能量塔還是熄火的。依照預定,從冬日之家(Winter home)應該有人來這裡才對。
然後,隨著遊戲進行,你們知道冬日之家毀滅了。

「人民的內心充滿了絕望感,甚至造成了嚴重的內部分裂。你必須要給他們生存的希望:透過宗教,或是通過紀律。」

然後,一場零下150度的暴風雪即將襲來。

我在前文有寫過,「說的精確一點,即使你害死童工,食用屍體或木屑,讓人們過勞死,或是整個城市都沒能存活下來,這些都不會觸發遊戲對你的問句。而即使你送孩童們去學校,沒人加過班,供餐正常,人人住的溫暖,只要你簽了那幾個法案,遊戲都會問你『值不值得』。」

新家的判斷是什麼?看你有沒有簽署過這幾個法案。秩序路線是效忠誓言(Pledge of Loyalty)、武力說服(Forceful Persuasion)與新秩序(New Order);信仰路線是真理守護者(Protector of the Truth)與新信仰(New Faith)。

好,他們的描述如下,
* 效忠誓言:人們總是會犯錯,但我們可以給他們一個救贖自己的機會─當然,如果他們願意合作的話。
– 同意簽署的人會成為告密者,你的線人。
* 武力說服:以更直接的方式向囚犯解釋他們錯誤行為的嚴重性,讓他們可以更快地回歸社會。
– 囚犯可能會受傷甚至死亡。
* 真理守護者:我們的領袖所言即為真理,他指導我們對錯,他帶領我們的信仰。
– 誰有罪,是領袖說了算。
* 新秩序/新信仰:懷疑者、不信者、叛徒,這些人民之敵已死。
– 將會建立一座處刑場。

如果看了以上的敘述都沒有讓你聯想到不好的結果,那我只能說每個人的理解力不同。

只講新家不夠,我們再來看看其他的劇本。

方舟:你們是牛津劍橋的聯合工程師團隊,負責保護植物種子庫,而附近的一座城市發來了求救訊息。
你有資源去救人自然是最好的結局,但是你可能為了救人而導致目標失敗,或是為了任務讓一座城市死亡。

難民:難民主要的劇情是平民與貴族的衝突。別忘了,你處於19世紀工業革命時代,馬克思的共產主義便是從受資本家壓榨的工人上得到啟發。
而且貴族們本來想殺害你們讓他們有更充裕的資源。但情況逆轉了,現在城市內的你們可以決定貴族的死活。

冬日之家殞落則是後來追加的新劇情,可能之後會再花一篇來談。
簡單來說,你們叛亂(或是說起義)殺死了前任市長,但你知道了前市長步向瘋狂的原因,你們的能量塔很快就會自毀,這座城市必將毀滅,而有六分之一的人注定不能得救。

一樣,我們再來看看中國(意識支持)玩家的評論。

「當這個遊戲背景是一個全球冰封,最終難關是一個連空氣都會液化的零下200度暴風雪,當你撐過去之後跟你說你過線了,媽的」

「似乎太重視民意,導致忘了經營城市最重要的是什麼」

「不管害死多少人,救了多少人,在道德人情上做了多少退讓或是堅持,通通比不上一筆簽名同意的道德分界」

「而且也沒有事前說明,只能根據法令上的說明決定要不要簽署,結果撐過了溫度零下快兩百度的暴風雪,看到太陽升起氣溫回到最高溫的零下20度時,只是因為你要人民們效忠誓言,你的道德值就過線了,這感覺你會愉快嗎?」

有很多玩家說它們不能接受越線與否只看單一條件有沒有被觸發,而沒有任何警告,也沒有回頭路,諸如此類。

我必須說:這是因為你們沒有站在權力者的角度來看這件事。

對於權力者來說,最重要的事絕對有「擴張自己的權力」這一項,而通常狀態下權力是不可能隨便擴張的,你會遭到體制的抵抗,其他政治勢力的抵抗,平民百姓的抵抗;可是到了世界末日的場景,這些都不見了。

冰封龐克的道德課題,除了「為了活下去我們要犧牲多少?」,還有一個就是「當你可以用世界末日當作一切質疑的終極理由為所欲為,那你會做出甚麼事?」
在這個模擬的背景下沒有警告,我認為是很合理的,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對玩家的測試。

當然如果你玩遊戲是都不看敘述,直接一路狂點能過關就好的類型,就當我沒說。
因為實際上你簽的任何法案都有支持與反對者,拿兒童政策來說好了,開放童工的話,支持者會說「我們需要每個人出力度過難關」,反對者會說「我們又把孩子們送進工廠了?跟舊倫敦一樣?」如果你蓋學校,贊成者會說「至少他們不會亂跑了,也能學點東西」,反對者則認為「我們都快冷死了還要為這些小鬼浪費時間?」

而沒有回頭路這個設計,也是權力規則的一環:沒有一個統治階級會把到手的權力,在沒有其他壓力的情況下吐出來。這與其說是宣揚左派價值,不如說是對左派烏托邦理想的一個警告:從老祖宗共產主義開始,左派社會理論都假設在進入最終的共產天堂之前,要先成立一個公正龐大、無所不包的正義正確政府。

有沒有開始覺得面熟了?

最後一點,就是明明自己也是人民,卻以為自己是統治者的想法。遊戲刻意地讓你在無意識中做出選擇,「這是不得已的」、「這是為了活下去」。無論最後是秩序還是信仰,我們塑造出的都是一個無敵大、外加明明是暴政,卻又不可證偽的政府,而且還因為度過末日天災保證了它的正確性,這代價夠恐怖了吧?但你卻認為自己可以安然無事。

New Order/New Faith之後都有小事件。一個想保留孩子使用過的課本的父親,一個信仰東正教的老人。他們都沒有反抗你。
他們死在其他市民的手上。

這代價我想足以大到最後讓開發組問那一句「值得嗎?」都顯得雲淡風輕。

作者/ 法蘭姬

前文:《冰封龐克:一款擊碎中國玻璃心的遊戲》(連結



關鍵字 : 社會, 秩序, 信仰, 冰封龐克,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法蘭姬 
法蘭姬,加拿大裔女巫國人,專長是開地圖炮,目標是做遊戲評論家。
 
 
 

相關文章


 
2019/6/14 法蘭姬

冰封龐克(2):一個沒有制衡力量的政府

 
2019/4/8 那麼

網軍是你,網軍是我。

 
2018/12/17 吳傳立

信仰的衝突與解決之道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