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用小燈泡案進行政治攻訐太可惡
 

用小燈泡案進行政治攻訐太可惡

 
2018/7/17     賴彥丞
 

殺害小燈泡的兇嫌非常可惡,利用小燈泡案進行政治攻訐的國民黨亦然。

殺害女孩「小燈泡」的凶嫌王景玉二審宣判結果出爐:與一審同樣判無期徒刑,因不符社會期待的「死刑」引發輿論強烈不滿。

2009年我國通過兩公約。 圖片來源:廢死聯盟

2009年我國通過兩公約。 圖片來源:廢死聯盟

網路上一大多正義魔人痛罵司法並對廢死聯盟進行瘋狂的人身攻擊,以國民黨為首的保守派政客、名嘴、媒體乃至網軍更是仗著民氣可用藉機進行政治上綱,大罵蔡總統應對此負責。

筆者真想打臉那些趁機煽動民粹以攫取政治利益的人,他們把沒判王景玉死刑歸咎總統的論述著實荒謬至極,真懷疑他們以為台灣還在威權時代嗎?大家不妨反過來想想,如果總統為了讓判決符合多數人期待(司法是為追求真相而非迎合輿論!),直接介入司法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指揮甚至施壓承審法官一定得判兇嫌死刑,如此伸政治黑手干預司法獨立審判根本遠比兇嫌沒判死還更嚴重!殊不知戒嚴時期黨國當局羅織之大量冤錯假案中,許多政治犯只是被法官判坐幾年牢,卻被蔣介石大筆一揮批示「此人為何不槍決」而成為槍下冤魂,如此政治干預司法的歷史悲劇難道還要重演嗎?

另外,那些跟風罵「兩公約」的黨國人士,怎麼忘了當初《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是在國民黨完全執政的2009年於立法院三讀通過的?當時兩公約國內法化時,馬總統還對該法案通過感到欣慰,希望法務部在公約施行法生效前,通盤檢討國內各項法規,務必落實這兩項公約以保障人權。昔日主導通過該法、今日痛罵該法還怪罪蔡政府,藍營的「兩公約自助餐」可真是有趣!

當然,國民黨消費小燈泡案的劣行不是「初犯」,前年11月小燈泡母親王婉諭以犯罪被害人家屬的身分受邀成為「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的一員時,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王欣儀就狠酸說「王女士寫給已逝女兒的文章看起來不像是一個媽媽寫給被割喉身亡女兒的文,我也是受害人家屬,怎麼不找我當司改委員?」(連結)小燈泡母的喪女之傷是多麼的痛苦,這藍營議員怎講出這麼可惡的話?難道只要參與蔡政府組織就一定要被這樣霸凌?

殺害小燈泡的兇嫌非常可惡,利用小燈泡案進行政治攻訐的國民黨亦然。

作者 / 賴彥丞



關鍵字 : 社會, 死刑, 小燈泡,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賴彥丞 
目前擔任家教,曾參與反黑箱課綱運動,對時事及校園民主人權等教育議題多所關注。
 
 
 

相關文章


 
2018/7/20 楊庸一

從小燈泡慘案,看精神病人的司法審判和判決

 
2018/7/17 賴彥丞

用小燈泡案進行政治攻訐太可惡

 
2018/4/28 雲鶴

從小燈泡事件,談「廢死」的荒謬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還想談統一?看看中國新疆的集中營吧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國民黨內還有主張台獨的楊西崑嗎?

雙十國慶日的意義與省思

冰封龐克:一款擊碎中國玻璃心的遊戲

投票年齡門檻下修,還權青年!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孝親費」是親情綁架,還是反哺報恩?

台灣人不生小孩的真相

看柯文哲「器官買賣」疑雲的醫學倫理爭議

親愛的柯文哲,您看見性少數女孩了嗎?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柯P色厲內荏的提告

關於新公民議會 歡迎投稿

從小燈泡事件,談「廢死」的荒謬

從醫學倫理的觀點,看柯文哲的「洩密」爭議

牛津報告(二):五毛黨與帝吧出征,中國網軍跨海來襲!

牛津報告(一):台灣內部的社群網戰,選戰及假新聞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轉] 中國復仇民族主義大舉出擊!

牛津報告(三):台灣是「國家」嗎,外國人怎麼看?

張紫妍「性朝貢」事件:童話故事下的殘酷人生

盧秀燕、吳敦義的數學邏輯在哪裡?

中國跟台灣的差距,不只人口65倍

電影「捍衛者」看南京大屠殺的啟示

國民黨人們荒唐錯誤的反同嘴臉

新冷戰正式到來

我不支持廢死的三個理由

大學整併正夯 私校整併何嘗不是新解?

調查人間極惡也能夠「等一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