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轉] 喜樂島聯盟的「光亮」與「局限」
 

[轉] 喜樂島聯盟的「光亮」與「局限」

 
2018/4/10     新公民議會
 

喜樂島聯盟成立當天(也是鄭南榕殉道忌日),鄭南榕女兒鄭竹梅的發言特別發人深省,也特別加深喜樂島聯盟成立的合理性及價值性。她說,面對中國威脅,公民自決投票是手段之一;台灣人不願被統一(被征服及奴役),「現在不決定,會等著被人決定;現在不選擇,會等著被人選擇。」

清德近日多次表明自己是「台獨工作者」,遭到中共及台灣統派發言恫嚇兼輿論圍剿。適於此時,標榜「獨立公投 正名入聯」的喜樂島聯盟成立,日期選在鄭南榕殉道的「言論自由日」。這象徵著「台獨」終於突破外在禁制及自我設限,勇於表達「百方之百言論自由」,而且要求立院立即修正公投法,讓民主國家主人有權透過公投,自己決定國家前途。

郭倍宏籌組喜樂島聯盟,前總統副總統包含李登輝、陳水扁、呂秀蓮等人,以及劉一德、黃國昌都是成員。 圖片來源:民報

郭倍宏籌組喜樂島聯盟,前總統副總統包含李登輝、陳水扁、呂秀蓮等人,以及劉一德、黃國昌都是成員。 圖片來源:民報

喜樂島聯盟不同於以往任何公民團體,它囊括了幾乎所有海內外獨派及本土派老中青重要成員,包括兩位前總統李登輝及陳水扁都列名其中,用「聲勢浩大」及「代表性足夠」形容絕不為過。像伊力克·賀佛爾說的:「希伯來人在埃及為奴時,生活困頓(沒有出路)卻又爭吵不休,摩西得先給他們一塊想像中的樂土,才能將他們團結在一起。」為全體台灣人點亮一盞燈,指出想像中的樂土(「想像共同體」),這就是喜樂島聯盟的「光亮」。

但喜樂島聯盟雖然不像賴清德公職在身、必須代表中華民國,卻也有它的「局限」,就是不能以民主以外手段改變台灣現狀,以及更重要的,它既然是「指路者」或「帶路者」,就不能落入「衝突陷阱」(尤其是最近美中之間的熱門話題「修昔底德陷阱」:一個強勢聯盟引發另一個強勢聯盟,雙方互相對抗,終至兩敗俱傷、集體衰亡),造成國內更大分裂、兩岸更大對立、國際更大誤解。而是相反,它必須團結國內、協和兩岸(不要忘了賴清德也說他「親中愛台」,說他不是「反中」,只是「反抗中國打壓」)、引起國際同情。

它必須像它的籌組宣言說的:「我們支持最近兩位台灣人前總統李登輝和陳水扁會面時形成的共識,希望召喚台灣所有可團結的力量,捐棄成見、協同為國,使台灣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與世界近兩百個國家平等立足於國際社會、和平相互往來,保護它的子民永遠平安喜樂生活。」

李登輝2005年的《新時代台灣人》,描述的就是這樣的文明人。他說:新時代台灣人不是民族運動或民族國家運動指涉的群眾,而是民主社會具公民意識的國民總稱,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社會中的有機體,結合他們的就是民主制度;公民是基於對民主理念的服膺而選擇共同屬於此地,而不是以地緣或血緣而湊合。因此,我們對台灣不同階段的歷史過程和推動力量,包括被殖民經驗(當然也包括中共進行中的併吞式殖民),既要有批判,也要有超越悲情的肯定;全盤否定或誤解,必然無法全面掌握台灣歷史主體的總體事實,從而只能在沙灘上建立禁不起考驗的堡壘。

即使喜樂島聯盟成立當天,李登輝的壓軸談話,也是呼籲:「當家作主一直是台灣人最深沈的願望,但受限於國際形勢而未能實現。現在是所有台灣人拋下成見,推動以台灣名義走向世界的大好時機!」他呼籲的對象包含了「所有台灣人」,也就是處身在民主制度中的文明人—「新時代台灣人」。

誠然,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社會一定有認同及步調不同的人,在中共加大統戰及威迫利誘力道下,台灣統派及第五縱隊近年擴增快速。專門研究中共情報的美國學者馬提斯2016年發表論文,就說「過去十年是中國間諜在台灣最活躍的黑暗十年」。在統派及第五縱隊不斷發展壯大,兩岸軍事力量又大幅失衡下,台灣「被征服」(被征服一定繼之以被奴役)絕對不是杞人憂天之事。日前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就大喇喇在專訪中對世界說,不管美國有沒有介入,「沒有人能阻止中國統一!」「不管是武力統一或和平統一,一定會統一台灣,不信走著瞧!」

但只要不想繼續做奴隸(擺脫「四百年被殖民史」),不想看到「現狀」根本無法「維持」,包括M503航線及中共持續機艦繞台、中共對台一再武嚇及揚言「七十二小時攻下台灣」、中共禁止國內外提及「中華民國」(用意在徹底消滅中華民國)、將「一中各表」(即馬英九式的九二共識)消音,也就是不想看到台灣被去國家化、去主權化,民主公民社會的台灣人就該更加奮發努力,讓已經享有民主自由人權的兩千三百萬人,不但能永遠做自己的主人,而且能永遠不必受極權壓迫,重蹈中國境內西藏、新疆、內蒙少數民族的悲慘命運。

喜樂島聯盟成立當天(也是鄭南榕殉道忌日),鄭南榕女兒鄭竹梅的發言特別發人深省,也特別加深喜樂島聯盟成立的合理性及價值性。她說,面對中國威脅,公民自決投票是手段之一;台灣人不願被統一(被征服及奴役),「現在不決定,會等著被人決定;現在不選擇,會等著被人選擇。」

選擇決定了,接下來就是態度。選擇自由(獨立)而非奴役的喜樂島聯盟,應該以同樣熱愛民主自由人權的態度說服台灣內部其他人,縱然不能說服也要寬諒,務求團結和諧所有人。同時,公投不是對抗,面對中共必然更劇烈的打壓及歇斯底里的反應,喜樂島聯盟務必要以謙卑、堅定及耐性回應,「兩岸雖不隸屬,但也不需敵對。英美兩國都可放棄獨立舊怨,成為兄弟之邦。並非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出去的台灣,為什麼不能和對岸成為兄弟之邦?」

以上態度雖是「局限」,但這種正面態度也是一種「光亮」。如同杜斯妥也夫斯基說的:「要散播光亮到別人心底的人,必須自己心底先有光亮。要反抗遠方的不公平,必須先反抗近處(包括我們自己對身旁同胞國人)的不公平。」而喜樂島聯盟只要持之以恆,繼續散播光亮,它就是繼續帶來希望,如同魯迅說的:「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作者 / 孫慶餘
(本文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原文出處:風傳媒

延伸閱讀:
《獨立公投,正名入聯》—喜樂島聯盟籌組宣言全文(連結



關鍵字 : 陳水扁, 台獨, 政治, 李登輝, 民主, 喜樂島聯盟,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新公民議會 
 
 
 

相關文章


 
2019/4/11 徐吁

蔡英文這句話說對了!

 
2019/3/30 王充

他倆都是百年難見的人才?

 
2019/3/22 鄭曦

獨派應堅持團結才能抗中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