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長照靠功德,幹話賴清德
 

長照靠功德,幹話賴清德

 
2017/11/25     企鵝公園
 

長照員是一項辛苦的工作,但政府的任務應該是替他們改善勞動條件,而不是拿功德來約束他們。

兩個多月以前,原本的臺南市長賴清德北上組閣,成為新一任的行政院長。由於賴清德在臺南支持度頗高,網路上甚至有「賴神」一說,大家自然也期望他能帶來一番新氣象。

賴清德功德說引發譏議。 圖片來源:賴清德臉書

賴清德功德說引發譏議。 圖片來源:賴清德臉書

但近來的勞基法修改,已經引起許多勞工不滿,相關團體紛紛到立法院外陳情抗議。而賴院長在出席「長照專線1966」開通記者會時又表示:「這個薪水三萬多元不划算,工作困難條件已經超過忍耐程度,愛心施展有困難。我在這裡勉勵第一線照服員,就當作是功德臺灣、做善事的行為。」老人照護的確是重要的社會問題,但我們可以用功德來解決它嗎?

這話在不滿情緒積累已久的臺灣勞工們聽來,無疑又是政府高層的一種「幹話」:似乎有點道理,但其實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因為勞工的低薪長工時依舊。若用比較學術的詞彙,這話可以叫做「道德勒索」,它代表這樣的一種立場:因為是做功德,所以應該忍受低薪長工時,如果不肯忍受低薪長工時,就代表你不肯做功德。而這又隱隱暗示:如果你不肯做功德,似乎你就不是一個好人。

這種「功德說」,賴院長可不只是對長照員講,也曾對消防員講過。各縣市消防員的人力已然不足,因此希望使捕蜂捉蛇的業務回歸農政單位,而賴院長在一個月前回應質詢時就說,消防員捕蜂捉蛇是做功德,他們應該繼續。同樣地,這好像會導致:如果消防員不肯繼續捕蜂捉蛇,代表他們不願意做功德。如此一來,就好像消防員都不願當好人。

做功德當然是好事,但它並不是一種義務,而應該是「超義務」。所謂義務,是指有一種道德強制力要求我們去做,如果不做就會受到譴責。所謂「超義務」,是指做了固然很好(通常是犧牲自己來增加公共利益),但不做的話也不應該受到譴責。我們一般認為,只要奉公守法、盡自己的責任,都可以算是好人。「超義務」儘管值得鼓勵,但好人不是非要做一堆「超義務」不可。

當我們關注長照員或消防員的勞動條件時,是在討論他們職業上的義務或責任,這包括了薪水、工時以及相關業務等。當然,薪水所對應到的義務或責任,應該要有一個合理標準。然而,做功德一說,似乎是繞過了這個標準,來說勞動條件差也沒關係,因為你能獲得功德,而做功德讓你看來更像好人。然而,一種被強迫要付出大量時間精力的「功德」,是我們所必須做的嗎?或者它僅是打著「功德」或「好人」的旗號,來把問題轉嫁到基層勞工身上?

根據統計,由於低生育率、少子化等因素影響,明年臺灣將邁入高齡社會,也就是65歲以上的人口突破14%。而2026年,這個數字更會高達20%以上。我們可以合理地預期,將來長照員的需求只會增加而不會減少。如賴院長所言,長照員是一項辛苦的工作,但政府的任務應該是替他們改善勞動條件,而不是拿功德來約束他們。

希望賴院長在「勉勵做功德」的同時,也可以拿出一些對勞工有利的具體方案,以免幹話之譏!



關鍵字 : 政治, 賴清德, 功德,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企鵝公園 
 
 
 

相關文章


 
2017/11/29 吳傳立

「照護員功德說」的深層文化因素

 
2017/11/25 企鵝公園

長照靠功德,幹話賴清德

 
2015/3/10 大粱客

慈濟佛門功德公案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還沒有迴響,快來搶頭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教育不該有如此兩套標準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轉] 台灣所謂的「農民曆」 來自德國人編製

階級觀念轉變,勞工才有尊嚴!

「鞭刑」,人道嗎?

關於新公民議會 歡迎投稿

實驗室資深成員,該怎麼指導新手?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從一場園遊會學權抗爭談學生自治困境

霹靂布袋戲為何失敗?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國民黨「安」啦?

把廚房當實驗室,用做菜推廣科學

朝9晚3的學校生活可行嗎?

[轉] 制止酒駕必須讓犯者「嚇到不敢」

這不是恐龍法官,什麼才是恐龍法官

偉大復興抑或窮途末路:十九大後的中國超越美國夢

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中國笑死人!

護理人力真的不夠嗎?

1218:金正恩的斬首日?

讀博士,請多想學術以外的路

學馬丁路德做一位道德崇高的抗稅英雄

票投綠黨和台聯=丟進垃圾桶

一例一休二三言(上):歐洲五國之週休立法簡述

[轉] 一場山難,罹難的是張博崴、是消防體制、還是台灣人的「成熟」?

發展觀光博弈產業的優劣利弊

學生團體拉贊助為何觸法?

蔣萬安的程序動議

語言的陷阱-語義的扭曲與縮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