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國家教材委員會」是為了避免下一個劉曉波!
 

「國家教材委員會」是為了避免下一個劉曉波!

 
2017/7/22     企鵝公園
 

復興傳統未必是壞事,但打著復興傳統的名號來實施思想控制,則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中國維權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參與起草《零八憲章》,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判刑,後因肝癌病情加劇保外就醫,引發國際間對中國人權的又一波議論。如今他病逝的消息傳出,網路上一片哀悼之聲。

中國成立國家教材委員會。 圖片來源:芥末堆

中國成立國家教材委員會。 圖片來源:芥末堆看教育

有的人似乎寄望,劉曉波之死能喚起人權與法治進步的希望。但從一件似乎不太起眼的事上來看,事情恐怕不會如此理想:北京政府已於7月6日正式成立了「國家教材委員會」,要對全國教材進行新一波審查,其職責在於「審查意識形態屬性較強的國家規劃教材」,並由國務院副總理擔任主任。一篇名為〈問題極為嚴重:中國為何成立國家教材委員會?〉[連結]的網路評論,透過許多實例指出,由於教材內容有嚴重的崇洋媚外和語詞西化,因此必須有高級別的機構來盡速處理此事。

這一觀點至少可以延伸出兩個有待回應的問題:其一,為何當初編訂教材者要刻意進行西化?其二,為何現在編訂教材者要刻意反西化?不可否認的是,現代社會的結構與運作,包括政治制度、經濟體系與教育機構等,都是在西方文化的脈絡底下漸漸成型的。而清末以來,東亞向西方所學習的一系列器物、制度乃至於思想等,都被視為是邁入現代工業社會所必須。如此一來,在教材上傾向西化,積極學習使西方富強的種種要素,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了。而經過百年以來的模仿與學習,在自家的社會結構已然自成一格後,中國打著大國崛起的口號,在經濟上提出了一帶一路的政策,在政治上卻一直抗拒著自由民主。
劉曉波參與起草的 《零八憲章》,其中一段是:

覺醒的中國公民日漸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構。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和基本政制架構的「現代化」,是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

自由、民主與人權,被西方國家認為是普世價值,但中國官方卻有意識地要否定這一點,因為它們代表了政權可以被合法地質疑,甚至可以被合法地轉移。現在掌握中國政權的統治集團,自然不願意見到一絲一毫政權轉移的可能性,他們必定不能允許這類挑戰政權的民主思想存在,所以要求民主的六四被武力鎮壓,所以要求民主的劉曉波被監禁致死。

當然,鎮壓或監禁都屬於事後處理的手段,那要如何才能事前防範呢?一種方式是資訊封鎖,譬如中國一直存在的網路長城,不讓國民隨意瀏覽國外網站,如今更要禁止個人VPN以防翻牆。另一種更為根本的答案,便是從教育入手,一開始就告訴國民:西方的東西不值得羨慕,我們中華文化提供的東西才是最好的。如此一來,從基礎教育來看,必定要實行大規模的教材修訂,從小就開始培養屬於中國的、政治正確的意識型態,讓大家都承認「中國夢」。從高等教育來看,則要大力支持所謂的「國學系」或「國學院」(著名的北大、清華已有之,近來更要廣泛創設),培養一批專家學者來重建「中華民族」的榮光。

當然,復興傳統未必是壞事,但打著復興傳統的名號來實施思想控制,則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劉曉波於6月7日保外就醫,一個月後,國家教材委員會正式成立。這兩件事之間不一定有那麼強的因果關係,但從中國積極想要把「崇洋媚外」替換掉,改成對「華夏文明」的尊崇來看,劉曉波絕對是此思路下的一個反例,而國家教材委員會的最大任務之一,就是避免下一個劉曉波!



關鍵字 : 兩岸, 中國, 劉曉波,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企鵝公園 
 
 
 

相關文章


 
2017/8/1 起行

大陸?中國?差在哪裡?

 
2017/7/31 大粱客

中國大逃亡

 
2017/7/30 宋磊

共機繞台,怕什麼?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比特幣要價十萬 - 看學生校內挖礦

贏得比慘大賽,你才有憂鬱的資格!

菲律賓博士當逃逸外勞 — 台灣人的種族歧視

[轉] 不值得投票給只想連任的政客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轉] 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三十六周年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一個自由派紙媒之死:從文人辦報到親共統媒

為什麼科技業會面臨人才危機?

財大氣粗學問大?政治服務經濟?

從台大入學比例看見階級與城鄉差距

美對台政策葫蘆裡賣什麼藥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台文系和中文系,都是文組何必互相傷害?

如果沒有廣設大學...

大陸?中國?差在哪裡?

「看不見」的貧窮                            

成功嶺是哪門子的營區開放?

柯紅,誰是你的盟友?

「減香」、「滅香火」、去中國化與數典忘祖

滅蚊有望?大溪地用細菌消滅蚊子

被壓迫、反抗、道德光環與價值檢視

我的大一『迎新』年代!

Power錕教授,是少年得志還是大器晚成?

頼神,您還不是馬克宏!

談改革台電在台灣的轉型正義中所象徵的意義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一)

比特幣還不具備傳統貨幣價值尺度的功能

共軍朱日和演習是針對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