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爵士?聖騎士?可以吃嗎?
 

爵士?聖騎士?可以吃嗎?

 
2015/11/22     汞燈
 

不過,無論這些頭銜多麼響亮,縱使獲得「基督最高爵士」,國民黨兩大打手蔡先生與邱先生,還是會努力找到抹黑潑糞的理由。

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先生有兩個引人注目的頭銜:「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以及「聖大額我略爵士」。根據教會的說法,這兩個頭銜中,「騎士」只授予教友,而「爵士」則授予對教會有貢獻者,並不限於教友方可獲得。當然這是比較簡約的說明方式。因爲「爵士」這個譯名,讓人容易與貴族頭銜產生聯想,不過這些「爵士」並非是貴族頭銜,受封者並不會成為貴族。它只是一種極高的榮譽。

「爵士」是由教宗設立,並且直屬教宗的「騎士團」(Ordine)。「爵士」的授予對象,並不限於天主教教友與聖職者,即便非天主教教友或聖職者,同樣可以由於對教會或社會重大的貢獻功勳,而被授予「爵士」榮銜。

從教宗授予的「爵士」有五種,是所有由聖座綬予的榮銜與勳章中級別最高的褒獎,受勳者都是非常傑出的人物。此五種爵士依地位高低排序分別是:
基督最高爵士(Ordine Supremo del Cristo,1319年教宗若望廿二世所創)、
金馬刺爵士(Ordine dello Speron d’Oro/Ordine della Milizia Aurata,1905年教宗碧岳十世重建)、
碧岳爵士(Ordine Piano,1847年教宗碧岳九世創)、
聖大額我略爵士(Ordine di San Gregorio Magno,1831年教宗額我略十六世所創)以及聖希爾維斯特爵士(Ordine di San Silvestro Papa,1841年教宗國瑞十六世創)。

爵士?聖騎士?圖片來源:壹週刊

爵士?聖騎士?圖片來源:壹週刊

最高位階的基督最高爵士由教宗親自授予,極少頒贈,往往只有天主教信仰的他國元首與對天主教會或人類社會有極大貢獻的政治家才能獲得。通常此爵士以授予國家元首為主,也有少數非國家元首但被授予的,例如西德初代總理艾德諾。而唯一作為新教徒且非國家元首,仍被教宗授予此爵士的人,是德意志帝國初代宰相奧托.馮.俾斯麥。現下並無任何基督最高爵士在世。

第二位階的金馬刺爵士也由教宗親自授予,自1905年教宗碧岳十世重建之後,僅授予有極大貢獻的教友或聖職者,歷史上曾被授予此爵士的人有音樂家莫札特,小提琴家帕格尼尼,西德初代總理艾德諾、初代總統豪斯博士等。目前唯一在世的受勳者為前盧森堡大公Jean大公陛下。

碧岳爵士分為五等,頸飾章、大十字、星級指揮官、指揮官與騎士,被尊為「歐盟之父」其中一人的法國前總理羅伯特舒曼便曾授予騎士榮銜。第四位階的聖大額我略爵士分大十字騎士、星級騎士司令官、騎士司令官、騎士四個階級,著名指揮家Riccardo Muti便被授予最高等級的大十字騎士,而陳建仁博士則被授予第四等級的騎士。第五位階的聖希爾維斯特爵士一樣分為大十字騎士、星級騎士司令官、騎士司令官、騎士四個等級,已故演員郎雄便被授予此一爵士。以上三種爵士並不由教宗親自頒授。

「騎士」則是非由教宗設立,但效忠於聖座並受承認的「騎士團」。這類騎士團的成員,僅限於天主教教友與聖職者。這些人成為騎士團一員後,必須繼續為騎士團奉獻己力。因此不同於「爵士」屬於單純的表揚,「騎士」具有持續奉獻的義務。

這種「騎士團」是相對獨立的團體,是一種「教會公法人團體」,這類似普通法律中的「獨立公法人」。聖座雖然對它們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但基本上這些騎士團是自主的。目前受到聖座承認的騎士團只有兩個,一個是鼎鼎大名的「馬爾他騎士團」(即歷史上的聖約翰騎士團/醫院騎士團/救傷團),另一個即是「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

過去的騎士團往往承擔軍事任務,著名的三大騎士團——德意志騎士團、聖殿騎士團以及聖約翰騎士團——都有武裝團體的性質。然而如今的騎士團,已不具備此種軍事特色,並轉型為社會服務的團體,投身公益慈善活動之中。要成為騎士團的一員並不容易,除了要有篤實堅定的信仰外,還必須有對社會奉獻的能力與熱情。

不過,無論這些頭銜多麼響亮,縱使獲得「基督最高爵士」,國民黨兩大打手蔡先生與邱先生,還是會努力找到抹黑潑糞的理由。但這也不意外,畢竟之前努力為坐姿不良的國民黨主席辯解的台大哲學系林教授就曾論述過,「比起黨的存續,誠信可以是比較不重要的價值」。由這個邏輯延伸,這兩位打手奉行「比起黨的名位,教宗授予的榮譽頭銜算哪根蔥」也是再正常不過。

作者 / 汞燈



關鍵字 : 國民黨, 陳建仁, 爵士, 天主教, 騎士,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汞燈 
 
 
 

相關文章


 
2019/3/18 不默

中國國民黨的「和平協議」

 
2019/3/15 王充

就讓習主席決定國民黨總統候選人!

 
2019/3/13 胡嚴

韓流救台灣?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張紫妍「性朝貢」事件:童話故事下的殘酷人生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學生團體拉贊助為何觸法?

台灣人不生小孩的真相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轉] NHK專訪:暴走的假消息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盧武鉉與文在寅:真摯友誼的政治影武者

超越憲法的男人

嘉義縣市合併看省轄市存在的荒謬

從負評如潮的高雄燈會看韓導的雙重標準

大學別把膝蓋給中國

菲律賓博士當逃逸外勞 — 台灣人的種族歧視

關於新公民議會 歡迎投稿

民之所欲,長在我心!

好市多不來彰化,彰化真的有差嗎?

我不支持廢死的三個理由

為什麼大家懷念聯考?

原住民加分制度,該去思考的脈絡

走味的繁星揭穿教育多元的假面具!

投票年齡門檻下修,還權青年!

物化女性,柯文哲不是第一次了!

韓國稅制「劫富濟貧」,我國稅制「劫貧濟富」?

中央與地方的灰色地帶 — 曖昧的警政分權

軍公教有三種!

九二共識給台灣帶來的危害

停止虛耗的「公費醫學生」制度吧!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一帶一路」可能帶來世界級生態入侵威脅,包括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