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慾望鐘樓 >> 黃博士之死(4)
 

黃博士之死(4)

 
2015/9/30     韓非
 

「我答應他們的事,多數沒做到。」黃博士作了個深呼吸,讓自己情緒平復。
「例如說,我答應她當我取得博士學位時,我一定可以和她一起讀普魯斯特法文版的「往事回憶錄」。我們第一次見面,在文學院圖書館,我見她讀館藏的法文版,上前打訕說着:我勉強讀過英文翻譯,還沒見過有人讀原文的,真是佩服!……年華似水,短暫的回憶,會有存在的永恆——,她望了望我,這是我倆相好的開始。」

「這是我今天請你來的原因。袋裏還有其他文件,希望你只是暫時照顧。」黃博士站起來,把照片拿下,放入一大牛皮紙袋裹,語調恢復了平日的冷靜與堅毅。
「你知道的物理夠多,一定能瞭解:「對稱性」是不會破滅的,只是隱匿起來,有對稱就會有「守恆律」,也就是會有永恆,人世也是如此,大師兄用此終於說服了我。他說這幾天,天外會有星雲漂遊過來,其間有我需要的能量叢結,這是難得的機會,不然,就是千萬年的等待!」

「我算算今晚入關,這星期二早上,我就能出關。假若中午我仍然不到中心,麻煩你就到我家一趟。」黃博士很平靜地說。

黃博士之死

星期一、二,我相當地忙,也很沮喪!一位好心的老外同事,終於說出硏究部門,對我們這些流戍充軍們的陰謀,其毒狠正如黃博士以前所說。「我有位好友,從其它部門,這幾天到此公幹,你就和他談談,或許有機會?雖然你我相處只六個月,我倒是蠁喜歡你的!」

星期二中午,我正在中心員工餐廳用餐。嘈雜的聲浪,突然減弱,大家出神地望着大電視!主播說:昨天深夜,從加拿大 New Brunswick 到新英格蘭各州,突來其來的狂風暴雨,夾雜着閃電,令數十萬戶大斷電的原因,電力公司仍然說不清楚,他們只說這是北美輸電大幹線從未有過的意外!請注意他們說的是意外,不是我們以為的災禍………。

一種不祥的預兆突然衝上腦際,我全身發冷。驅車到黃博士家中,一直問著自己,他是不是說最期二中午,假如他沒出現的話?我照著他的指示,在大門口前的毛氈下,找到鑰匙;進門只見黃博士在落地窗前,身穿白色法衣長袍,仰臥在練功的蒲團上;走近前看,他七孔出血,好像內腑暴破噴出,白色法衣血跡斑斑。黃博士像是受到很大驚嚇、恐佈,臉面忸曲,雙手緊握成拳!
—————————-

「金小姐嗎?鄙姓韓,剛回來,黃博士託我帶些你可能想保存的……黃博士他已蒙主……上帝保佑….」我邊說著,邊想一定又像上禮拜一樣,無人在家,錄而不回……終於另一端有人拿起話筒:
「謝謝您,韓先生…..」聲調低沈,卻清楚好聽!
「我想過,我和女兒過得平靜,不想再有任何風雨。我相信您是他的至友,一切都麻煩您了!」

我在文學院圖書館中,找出那本從老台北帝大就存在、精裝原文的「往事回憶錄」,把那黃博士一家三口的照片,偷偷夾入。走出文學院,眼前的老樹們仍然蒼鬱,誰說的「樹猶如此!」,此時正是細雨綿綿,更種新花叢的時節,我發現館前正挖開一新洞,就把瓷瓶中黃博士的「灰燼」倒入洞中。也許,數年後是另棵美麗的杜鵑!或許十多年後,有位美麗的少女,抱懷著那本「往事回憶錄」從文學館中走出,看見新的杜鵑長得如出清麗出俗,上前挑出一片花瓣,夾入書中,忽然發現那張一家三口的照片,更令伊吃驚的,照片中那位美麗的嬌娘對她是如此的熟悉!

雨下得更形綿密,而且刮起一陣冷風,忽然似乎有人在我耳際説:「你的好友已經在我們這裏,你想不想和他見面?……」我加速我的步伐,在總圖旁,我的視力似乎越形模糊,我的身軀越形龐大而浮起;此時多年熟悉的鐘聲忽然響起,厚重、沈緩,而且餘音迴盪,我眼前道路隨着鐘聲,再度清楚。出了校門,我迅速跳上滿載的公車輪航,我不知道我會被擺渡到何處?何方?



關鍵字 : 研究, 物理,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韓非 
 
 
 

相關文章


 
2016/5/4 韓非

諾貝爾物理獎與納粹黨

 
2015/9/30 韓非

黃博士之死(4)

 
2015/9/26 韓非

黃博士之死(2)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還沒有迴響,快來搶頭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