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台獨的未來
 

台獨的未來

 
2019/6/27     韓非
 

台灣的未來要靠年輕世代無盡的學習和創意,要靠自己個體的努力,儘管只是單個兒個體。我們有過法西斯的過去,更不能讓法西斯再度移入而復生!沒有出色的個體,就沒有出色的國家:不要怕冒出你的頭來 !

台灣的選民都一向有個困惱:怎麼不是說台灣的居民有近60% 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尤其對年輕世代而言,有所謂「天然獨」之說,為甚麼世面上所說的「台派」的支持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出頭?

年輕人對台灣的認同遠大於中國。 圖片來源:民報

年輕人對台灣的認同遠大於中國。 圖片來源:民報

那麼其它30%到40%的「台灣人」並不支持「台派」?為甚麼落差會這麼大?是不是「台派」只被認為只是個「宗派」,並不代表廣泛台灣人民的「台獨意識」?

這次民進黨初選的結果,很值得國人注意的,倒不盡是誰勝誰負?而是「台派」幾乎全軍動員,從四大老、御史大夫、八家將,到諾貝爾獎金得主,帶頭簽名,數十名(據說可近百名,要不是名單提前披露),幾乎囊括全部台派著名人物,要蔡英文「知所進退」,聲勢驚人,初選民調未進行之前,勝負似乎已定!

台派的聲勢雖浩大,顯然不敵選民的堅定心志,支持蔡英文路線。「形勢」已不是「基本教義」和動員「造勢」所能匹敵和改變。百分之二十餘是不是我們所熟知的「台派」及其支持者,可能擁有的最大的選票能量?

百分之五、六十可能具有的潛在實力,為何只能顯現只有百分之二、三十現實的支持。倒不是說古典「台獨」的信念是錯誤或過時。支持度的低落,可能指出一項事實:「專賣台獨」的台派(基本教義派)未有能力向外擴展,影響社會,引領風騷,動員所有可能的同情者,總是老戲重演,台風照舊,有百分之三十餘的綠色群眾,顯然已經「不為所動」。

還記得去年11月「喜樂島」凱道反併吞群眾大會,十三萬人出來相挺,台派要角連二連三上台演講,像是某要人競選總統的誓師大會,會後各方人馬志得意滿,形勢大好,如今安在?選民還記得這些要角們演說的內容?且看近日四十萬法西斯勢力的反撲!

這些缺憾和漏失是不是台派本身的有所不足?經常在同溫層中旋轉?是不是理論的論述、策略的運用,難以匹配社會的動向,同進同退?或是它的領導階層總是義正詞嚴,書空咄咄,一廂情願,顯然創意不足,很難滿足年輕世代的想像和期待 ?

當30% 綠色群眾,失掉熱情,「不為所動」成為「慣性」,這對台灣的未來是致命的危害。我們要用何種不同的論述來「團結」百分之三十多的綠色選民?如何創造新的政治文化,甚至新的政團,不必再依賴時代久遠的說法和人物 ,不管以往他們的貢獻有多大,—- 我們不得不焦慮今日事態嚴重,何等的急迫,「亡國感」如此承重!

假如台獨是以「自由民主人權」作為最終價值,顯然最該努力的是,建立個體生命的完整,鼓勵個體自我的覺醒和努力,而不是只會一時的「耳提面命」,七年之疾求三年之艾,苟為不蓄,終身不得:民主不是一群聽話的「奴才」可以建立的。「聽話」包括「只會承繼」,了無創意,開創新局。新近有個流行的潮名 , 名叫「人工智慧」( AI ):即使「機械」也能經過「學習」,建立自己複雜的 algorithm,類似人類的思考,思考可因多方試練的累積,因「深度思考」而成智慧。事實上,生物的演化,從無機到有機,到複雜的生物體,經歷同樣「學習」的程序。社會文化運動何嘗不是如此?

學習,然後才會有思考,才會有創意。這倒不是要人放棄「傳統」,而是要我們自己能登上更大的「向度空間」來反思。愛爾蘭民族復國的歷史很值得我們借鏡:十八世紀兩次馬鈴薯疫病,數百萬愛爾蘭農夫活活餓死,人稱沈默的殺戮( silent killing )。強壯、年輕的世代只能蹈海求生,向新大陸移民,民族的自尊和信心蕩然無存。

苟存的父老向其子弟告誡:我們毫無所存,不是蹈入充滿淚水的大西洋,冒險求生;或是向統治的「殖民主子」低頭。聰慧的愛爾蘭的子弟,只能有往倫敦和巴黎學習和發展的兩種機會。

有段長時間,他們想從古老的傳說和英雄事蹟,找回自己。他們用自己古老語言(Gaelic) 來吟誦詩歌、編寫歷史傳奇,創作戲劇,重新建立自己;卻發現外來的「英文」是比較適用的工具,用來創造詩文和戲劇,一方面改造了英文,另方面成就了璀燦的「愛爾蘭文學」,並且找到了他們的文化本體。誰敢說這是英國文學的旁支?這就是愛爾蘭文學!讀喬愛恩的「優利西斯」(Ulysses),你不只讀到愛爾蘭人的內心世界、都柏林各類階層的社會,人和人間的牽扯,天主教的傳統,更隱喻地和西方文學的濫觴「希臘神話」連接。這種文化本體的創造和提昇,哪是「愛爾蘭共和軍」所能比擬!

世間「奴才」可以有很多類別,放棄自我獨立思考,依賴外在的圖騰和威權,來投射自己,算是鮮明的一類。在台灣這種「奴才」並不少見 ;例如說,「在台灣我們看不到自己」、「走入中國,世界才能看到台灣,因此台灣人才能發現自己」,好像「自我」從來沒有存在過,只能當「奴才」才有未來。十三經、二十四史就這麼多,「漢唐盛世」又怎麼了?

或許每個人心智的發展的「童騃時段」,取法乎上,隨意認同偶像,英雄崇拜,很難避免!由個人擴展到群體的政治或社會文化運動,若只能用草創時期,所發現的資才和方法,未能與時俱進,創意連續而昂然,只會延用古老累積資本,再三應用;會不會就像發源於洛璣山脈的克羅拉多河,上源水量流沛,偉偉大河矣!下游卻在沙漠中消失無縱,看不到、流不進滂渤的大海。

百分之三十多綠色選民,「天然獨」的年輕世代,作個偉偉大丈夫,自由民主、獨立自行的台灣公民,會是個挑戰!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台灣的未來要靠年輕世代無盡的學習和創意,要靠自己個體的努力,儘管只是單個兒個體。我們有過法西斯的過去,更不能讓法西斯再度移入而復生!沒有出色的個體,就沒有出色的國家:不要怕冒出你的頭來 !

作者 / 韓非



關鍵字 : 台獨, 台派, 政治, 民主, 喜樂島,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韓非 
 
 
 

相關文章


 
2019/6/27 韓非

台獨的未來

 
2019/6/6 吳傳立

政局的飲鴆止渴與氰化鉀

 
2019/4/6 胡嚴

擁頼台派的「正氣凜然」,到底去哪裡了?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