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吳音寧的生態女性主義精神
 

吳音寧的生態女性主義精神

 
2018/6/9     吳馨恩
 

即使吳音寧真有什麼錯失,至少在生態女性主義理念的實踐上,筆者認為吳音寧活得很精采出色。

農村女性素人出身的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近日來成為諸多政治角力下的箭靶,筆者身為較少關注政壇鬥爭,較為著重關注社會議題的年輕女性,很多事情確實是霧裡看花,也因此為了避免被誤讀,先聲明本文並不打算探討吳音寧的功過,只想探討吳音寧與生態女性主義的關聯。

吳音寧長期參與農業事務。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吳音寧長期參與農業事務。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在生態女性主義中,流傳著這麼一段話:「女性主義並非關注特定的議題,而是用性別的觀點來關注相同的議題。」這正是本文想要做的事情,也就是從性別的觀點,去分析吳音寧的處境。當然筆者也不認同性別身分可以當作一切質疑的擋箭牌,也不覺得這錯綜複雜的權力關係,能被單單以性別因素簡化,只是請容許我說上一些話。

打從去年吳音寧擬定上任以來,她就因為「女性」身分備受質疑,像是中華民國農會總幹事張永成,就曾質疑說北農要接觸很多吃檳榔喝酒的草根男性,並不避諱的直接說出:「一般女孩子來怎麼跟人家溝通?」,對此吳音寧則回應:「女人跟食物關係更大」、「農婦也吃檳榔」,正突顯出她的生態女性主義精神,明確指出女人與農業及環境的社會連結,自然與文化對女人的難以分割性。

社會中也存在種種「小女生怎麼能當北農總經理」等聲浪,然而實際上吳音寧已經46歲,真要論農業相關的專業能力與資歷,農政背景的她也絕對不會輸給別人,不得不說這裡面存在太多性別與年齡的刻板印象,外貌「看起來」像是年輕女性的吳音寧,必然更容易受到社會嚴苛的質疑。

如果吳音寧是個男人,尤其是看起來老成的男人,這些無形間的偏見很可能會減少許多,因為女人的價值經常被取決於性吸引力及生育能力,被認為尚在「妙齡」(實為「凍齡」)的女人,經常不被當成「人類文化社會」的一份子來看,而是一種用來滿足男人性及生育需求的「自然資源」,也因此不被視作應該參與公共事務的存在。

就連前幾日,台北市長柯文哲以「誤闖叢林的小白兔」來形容吳音寧,部分媒體多用「宰殺」來描述她的處境,著有《男人愛吃肉 女人想吃素》(The Sexual Politics of Meat)的素食主義生態女性主義者卡蘿‧亞當斯(Carol J. Adams),就多次表示女人與動物有著共同的處境,不僅被父權社會當成資源恣意使用,宰殺動物與強暴女性之間,也存在社會意象上的關聯,是一種讓主體被迫失語及指涉對象消失,並成為他人客體利用的過程。

這部分吳音寧則以「我是農村的野兔」進行回擊,突顯出女人與動物的堅韌不拔,以及對抗這都市官場「馴化」的理念。由於男人把持了政治場域,女人若想在這樣的環境安身立命,可能就必須要選擇順從男人而活,百依百順地在男性構築的金絲籠中討好,彷彿被豢養的寵物與家畜;否則就得不斷抵抗來自男性宰制的企圖,千方百計地在男性中心的權力鬥爭中倖存下來,好比與獵人鬥智對抗的野生動物。

或許吳音寧的一切不是盡善盡美,也沒有活得像個標準的政治家,不過即使吳音寧真有什麼錯失,至少在生態女性主義理念的實踐上,筆者認為吳音寧活得很精采出色。

作者 / 吳馨恩



關鍵字 : 社會, 北農, 吳音寧,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吳馨恩 
一名跨性別女性,自幼因跨性別身份遭受兒虐與家暴,14歲家暴逃家被性侵害,16歲從第二志願高中因校園霸凌休學,20歲遭受喊停不停的非典型性侵,因緣際會踏入社會運動,喜歡閱讀女性主義,在台灣致力推動反暴力的跨性別運動與婦女運動。
 
 
 

相關文章


 
2018/12/3 鹿谷

吳音寧黯然下台,就像執政黨的縮影

 
2018/9/10 徐吁

台北市民應該感謝吳音寧!

 
2018/6/20 王輝生

吳音寧是松柏之士或溫室嬌花?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