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每週一次的朝會有存在的必要嗎?
 

每週一次的朝會有存在的必要嗎?

 
2018/2/3     皮諾丘
 

等到台下這些學生有一天踏入職場,角色互換,當你慢慢變成現在你眼中討厭的那些大人時,你才能體會大人的世界裡充滿著許多無奈,到時候你應該會覺得,能夠站在或坐在台下漫不經心的聽著台上的人講一些有的沒的,已經是一種幸福了。

日前新竹高中才宣布廢除朝會升旗制度、延後到校時間,讓該校學生大為振奮,近日《我是中壢人》粉絲專頁分享一篇「武陵高中學生來信」,內容有關「升旗」,該生直言「上學期的第一次升旗,暈倒、中暑的人多到保健室快不能應付」、「學生是可以接受彈性朝會的,但絕對不是規定週週出去聽廢話的朝會!」,朝會到底有沒有必要?朝會站在台上的人講的都是廢話嗎?

新竹高中廢除升旗典禮。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新竹高中廢除升旗典禮。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筆者也曾經是站在台下的學生,現在是站在台上的老師,針對朝會的存廢與否,我也有話想說:

一、筆者30年前還在當學生的時候,每天都要升旗及降旗,升降旗對那個年代的學生來說,算是學校生活的日常,就像時間到了就要吃飯一樣的自然,而且是站在大太陽底下聽台上的師長訓話,在那個師長絕對威權的年代,老師怎麼說,學生就怎麼做,完全不敢反抗,時代變遷,升降旗次數從每天都要,遞減為不用降旗只要升旗,到每週只要一次的朝會,大部分有體育館或禮堂的學校,學生也不用在大太陽底下曬太陽聽訓,本校學生則是坐著聽,在我看來已經是非常輕鬆且人道的朝會儀式了,但仍有學生覺得這是浪費時間及生命的事情,大肆批判,我想這就是蔡英文總統最近要柯文哲回答的台灣價值是什麼的答案了,台灣的價值就是自由、民主、人權及法治,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二、每週只有一次的朝會時間非常寶貴,為了不耽誤學生第一節課的上課時間,校長及各處室主任都把握時間,長話短說,每週一次的整潔、秩序頒獎,每次段考或模擬考及代表學校參加校外大大小小比賽得獎同學的公開表揚;學校重大行事的提醒;學生日常生活常規的檢討;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能利用每週一次這短短30分鐘的朝會時間宣佈,有些台下的學生可能覺得領獎的永遠都是那幾個人或那幾個班級,台上老師講的都是陳腔濫調,學生睡眠時間不足,
廢除朝會延後到校時間讓學生拿來補眠不是很好,我只能說,孩子,台上的老師也不想開朝會,但有些事不得不做,學生在大太陽底下站著聽,老師不是也陪在你們一起站著嗎?如果你連每週30分鐘的朝會都受不了,在太陽底下站30分鐘都會昏倒,那恕我直說,我覺得該檢討的是你,而不是這個已經相對人性化的朝會制度。

三、任何議題,只要有正方意見就一定有反方意見,敢衝撞敢表達的學生意見,我不認為就可以代表大多數學生的心聲,至少我回想自己國中時代,最期待的就是每天的升旗時間,理由有二,其一是當天作業還沒完成的,可以請留在教室的值日生幫我抄寫完成(作業量大到根本寫不完),免去老師的一頓毒打;其二是隔壁班的班花,升旗時就站在我的正前方,儘管太陽毒辣,汗如雨下,但我不以為苦,每天30分鐘和隔壁班班花這短短30分鐘的近距離接觸,是我國中苦悶生活中的小確幸,況且不升旗也是在教室考試或聽導師訓話,不會比較輕鬆,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痛苦是比較而來的。」等到台下這些學生有一天踏入職場,角色互換,當你慢慢變成現在你眼中討厭的那些大人時,你才能體會大人的世界裡充滿著許多無奈,到時候你應該會覺得,能夠站在或坐在台下漫不經心的聽著台上的人講一些有的沒的,已經是一種幸福了。

作者 / 皮諾丘



關鍵字 : 社會, 教育, 升旗,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皮諾丘 
 
 
 

相關文章


 
2018/2/3 皮諾丘

每週一次的朝會有存在的必要嗎?

 
2015/4/8 劍影墨客

東亞局勢分析系列(五) :國際政治的現實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還沒有迴響,快來搶頭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網紅空姐偷腥事件:現代女性的理智與情欲

台灣人「機會成本」的概念薄弱…

當年輕人看穿侯包租公

中共只剩下民族主義可以操控?

從小燈泡事件,談「廢死」的荒謬

HTC慘賠裁員 九二共識能吃嗎?

台北,是三線城市?

澎湖馬糞海膽滅絕了,沒有人會是贏家

川普撤除駐韓美軍?可能嗎?

台灣人不生小孩的真相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雙北戰局,各門各派如何出招?

發展觀光博弈產業的優劣利弊

冰封龐克:一款擊碎中國玻璃心的遊戲

從英國看台灣孩子的管教方式!

台灣高教的矛盾

豬隊友,別鬧了好嗎?

霹靂布袋戲為何失敗?

華山草原分屍案遺失的雙乳,女人與動物的共同失聲

文化與政治

從華山命案,看「野青眾」道德倫理下的深層欲望

火力髒髒,核能乾淨,所以獨尊核電?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私立技專招生慘淡,學生就學像買樂透

柯文哲的破殻小雞們

政府對不起軍公教嗎?

喜歡偷窺的人類

蔡英文,最厲害的敵人?

中國海警軍事化、台灣海巡反降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