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蔣萬安的程序動議
 

蔣萬安的程序動議

 
2017/11/26     吳傳立
 

或許,直接抬高國民黨的聲勢,就是間接壓低柯文哲的氣勢吧?誰知道呢?

理論上,任何一個腦袋清楚而且真心維護勞工權利的人,都不會不知道中國國民黨是一個怎樣的政黨、過去幾十年來如何用可怕的制度壓榨勞工,所以也不可能加入中國國民黨陣營為高牆添磚。退一百步來說,就算十幾二十年前「少不更事」、「一時不察」誤信了中國國民黨,在這個資訊時代,隨便滑一下臉書、看一下新聞也應該早就醒悟。

蔣萬安於勞基法修法時,提出程序動議阻擋成功。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

蔣萬安於勞基法修法時,提出程序動議阻擋成功。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

從前幾天的「怒嗆黨鞭」、「攻佔主席台」,到今天「提出程序動議,意外過關」,蔣萬安忽然之間變成了當紅炸子雞、勞工代言人。這位與中國國民黨淵源極深的中國國民黨立委原來是一位真心力挺勞工的立委?

難道其他中國國民黨立委都不懂得站在民進黨的對面來搏取版面?只有蔣萬安為了勞工不計毀譽、一心抗爭?

蔣先生在這麼巧妙地站在風口浪尖、提出這麼巧妙的「不得限制發言時間」的程序動議;更巧的是,那些具有人數優勢、聽命於黨中央的民進黨立委在這種關鍵時刻竟然不明原因地消失退席了?還有綠委開會但是「因為忘記簽到,所以不具備投票資格」?最後竟然讓國民黨立委提出的程序動議過關?

於是蔣萬安這麼巧地再一次搏得版面、再一次強化了「捍衛勞工」的立委形象?機緣之湊巧,巧到令人嘖嘖稱奇。這個「巧」的或然率到底有多低?我還真是算不出來。

你說,或許這些綠委真心捍衛勞工權益?或許他們也看不下去自己黨中央的勞工政策,所以刻意離席?或許這些綠委們是藉由「離席消失」表達內心對於勞基法修惡的不滿?

那就更奇怪了!當林淑芬立委那樣大聲疾呼、力抗中央的時候,為什麼多數的綠委都靜默甚至打壓?又為什麼綠委在這種關鍵時刻首鼠兩端搞離席失蹤?就算不是在「動機上」「故意」用被動的方式積極地成就中國國民黨籍立委「捍衛勞工」的形象,難道在「實質上」沒有產生這樣的效果?

因為不敢違背黨意而故意違背民意的立委們,事先無法預見「在這樣的時間離席會產生這樣的效果」?若果真如此,謀略這麼差還好意思擔當立法委員這種重責大任?

為什麼諸般巧合這麼離奇?為什麼機會都站在蔣萬安那邊?實情到底是什麼?我當然不知道。至於我主觀的猜測是什麼?哼哼,像我這種雞腸鳥肚、習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小人,不免懷疑這其實是一場台北市長造勢暖身大會的會前會、立委配合財團壓榨勞工大戲的戲中戲罷啦!

也或許,直接抬高國民黨的聲勢,就是間接壓低柯文哲的氣勢吧?誰知道呢?

總之,不知道為什麼,中華民國人很喜歡把「想法不一樣的人」認定為「笨蛋」。比如說對於反年金改革人士在世大運抗爭鬧場而引起反感,就認定反年改人士是「笨蛋」;又比如說,因為民進黨將勞基法一改再改、幹話連連引得天怒人怨還一副蠻幹硬上的姿態,就認定這些綠委是「笨蛋」。

一群笨蛋能夠在重重警力下成功阻撓世大運進場嗎?一群笨蛋能夠在選戰中脫穎而出成為立委、掌握莫大權力、應付各種牛鬼蛇神嗎?

到底是誰傻瓜?誰聰明?你說呢?

作者 / 吳傳立



關鍵字 : 勞工, 政治, 蔣萬安,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吳傳立 
最大的特點是「好奇」,只要不是無法回頭的事情,都想要去嚐嚐。最大的缺點是「善變」,半小時前打算在家補眠,半小時後決定出門泡湯。喜歡看閒書、發廢文。最大的志願是當個說書人。說「文以載道」很老梗又噁心,可就是喜歡這一套。是的,起向高樓撞曉鐘,不信人間耳盡聾。
 
 
 

相關文章


 
2017/12/4 雲鶴

階級觀念轉變,勞工才有尊嚴!

 
2017/11/26 吳傳立

蔣萬安的程序動議

 
2017/11/11 起行

困局中的台灣產業與萎縮的勞權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教育不該有如此兩套標準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轉] 台灣所謂的「農民曆」 來自德國人編製

階級觀念轉變,勞工才有尊嚴!

「鞭刑」,人道嗎?

關於新公民議會 歡迎投稿

實驗室資深成員,該怎麼指導新手?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從一場園遊會學權抗爭談學生自治困境

霹靂布袋戲為何失敗?

假日體適能之超神奇現象!

國民黨「安」啦?

把廚房當實驗室,用做菜推廣科學

朝9晚3的學校生活可行嗎?

[轉] 制止酒駕必須讓犯者「嚇到不敢」

這不是恐龍法官,什麼才是恐龍法官

偉大復興抑或窮途末路:十九大後的中國超越美國夢

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中國笑死人!

護理人力真的不夠嗎?

1218:金正恩的斬首日?

讀博士,請多想學術以外的路

學馬丁路德做一位道德崇高的抗稅英雄

票投綠黨和台聯=丟進垃圾桶

一例一休二三言(上):歐洲五國之週休立法簡述

[轉] 一場山難,罹難的是張博崴、是消防體制、還是台灣人的「成熟」?

發展觀光博弈產業的優劣利弊

學生團體拉贊助為何觸法?

蔣萬安的程序動議

語言的陷阱-語義的扭曲與縮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