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滅蚊有望?大溪地用細菌消滅蚊子
 

滅蚊有望?大溪地用細菌消滅蚊子

 
2017/8/10     寒波
 

在也有蚊子憂患的台灣,採用沃爾巴克氏體滅蚊,至少該被考慮,作為一種防疫的輔助策略。

蚊子,台灣人都不陌生。前幾年由蚊子傳播造成的登革熱,導致了不可忽視的災情。除了這幾年在熱帶地區大行其道的登革熱以外,瘧疾長期威脅著世界上許多人的健康,至少幾千年之久(《羅馬帝國也有瘧疾,首度由 DNA 確認》[連結] );茲卡病毒前幾年造成一股恐慌,所幸在大量投入的現代科技、防疫觀念之下,人類終究成功控制住這種新興傳染病,沒有讓它釀成重大災害。

大溪地用細菌滅蚊。 圖片來源:新加坡環境署

大溪地用細菌滅蚊。 圖片來源:新加坡環境署

在原本的家園以外,蚊子也隨著人類的交通移動,散佈到新的地方,傳染新的疾病,例如太平洋的島嶼。像是茲卡病毒,早在於南美洲大爆炸之前,2007年時就已經在密克羅尼西亞,還有2013年時在法屬玻里尼西亞出現。為了對付蚊子,人類研發出一種又一種方法,《Nature》的新聞《Bacteria could be key to freeing South Pacific of mosquitoes》[連結],介紹了一種正在大溪地實行,看似有希望的滅蚊策略:細菌?

這種細菌不是普通的細菌,它屬於立克次體科旗下,叫作「沃爾巴克氏體(Wolbachia)」,全世界約有 65% 的昆蟲,本來體內就會帶有這種細菌,只是品系各異。許多蚊子都有與自己共生的沃爾巴克氏體,有趣的是,假如兩隻同種的蚊子,各自配備有品系不同的沃爾巴克氏體,那麼它們即使可以交配,也無法產下後代,等於是變相的不孕。

有聰明的科學家想到,可以利用蚊子與沃爾巴克氏體的此一特性,達到滅蚊的效果。具體作法是,假如野生的蚊子族群中,本來帶有A品系的細菌,那麼就用人為的手段,先在實驗室中,培養出一大堆帶著B品系細菌的雄性蚊子,再大量野放,讓配備B品系細菌的雄蚊,跟配備A品系的野生雌蚊交配,如此一來,蚊子族群產生後代的機率有望大減,就能達到抑制野生蚊群的目的。

這招滅蚊的方法,不需要太高深複雜的技術。根據新聞,只需要幾個人用近乎純人工的手段,在大溪地本地的實驗室,就能大量生產配備特定細菌品系的雄蚊,釋放到野外。在實施一段時間以後,目前已經有相當明顯的成效;去年陷阱平均一天可以捕捉到一隻雌蚊,如今要一週,才能抓到一隻。

嘗試使用沃爾巴克氏體滅蚊的,不只大溪地,還有好幾個小島。密西根州立大學的科學家奚志勇率領的團隊,已經試驗此一策略滅蚊多年,他宣稱,這個方法已經在2個中國廣州的小島大獲成功,幾乎滅絕了島上的白線斑蚊。不只小島,也有科學家打算在巴西、美國嘗試。

跟其他滅蚊方法比起來,沃爾巴克氏體有許多優點。它不像多少會傷害生態的殺蟲劑,也不是如 Gene Drive 之類的基因改造策略,而是天然存在的細菌,人類並不需要特別改造,只是把本來就有的細菌,移動到另一個地方(當然不等於沒有風險,想想台灣的福壽螺、澳洲的兔子……)。在也有蚊子憂患的台灣,採用沃爾巴克氏體滅蚊,至少該被考慮,作為一種防疫的輔助策略。

然而,儘管看似希望無窮,也有愈來愈多資源投入,對於沃爾巴克氏體,或任何宣稱能一勞永逸消滅蚊子的方案,我們都不該抱持過度樂觀的態度。演化,對所有生物都一樣公平,不論是人類、蚊子,或是細菌。

作者 / 寒波



關鍵字 : 社會, 蚊子,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寒波 
 
 
 

相關文章


 
2017/8/16 旁觀者

看「斷電」記者會

 
2017/8/15 秦靖

中華台北的「小鍋子」!

 
2017/8/14 新公民議會

[轉]「中華台北」就是要「去台灣化」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比特幣要價十萬 - 看學生校內挖礦

贏得比慘大賽,你才有憂鬱的資格!

菲律賓博士當逃逸外勞 — 台灣人的種族歧視

[轉] 不值得投票給只想連任的政客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轉] 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三十六周年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一個自由派紙媒之死:從文人辦報到親共統媒

為什麼科技業會面臨人才危機?

財大氣粗學問大?政治服務經濟?

從台大入學比例看見階級與城鄉差距

美對台政策葫蘆裡賣什麼藥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台文系和中文系,都是文組何必互相傷害?

如果沒有廣設大學...

大陸?中國?差在哪裡?

「看不見」的貧窮                            

成功嶺是哪門子的營區開放?

柯紅,誰是你的盟友?

「減香」、「滅香火」、去中國化與數典忘祖

滅蚊有望?大溪地用細菌消滅蚊子

被壓迫、反抗、道德光環與價值檢視

我的大一『迎新』年代!

Power錕教授,是少年得志還是大器晚成?

頼神,您還不是馬克宏!

談改革台電在台灣的轉型正義中所象徵的意義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比特幣還不具備傳統貨幣價值尺度的功能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一)

共軍朱日和演習是針對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