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長一哥與財政困難的邂逅

選民與候選人從不問錢從哪裡來?通通都把髒手伸進沒有投票權的孩子、嬰兒甚或尚未出世的孩子的口袋,總是一無法否認的事實。

天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教授在上個世紀70年代提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及『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可怕』,此二進步觀念,近半世紀來,一直都引領著台灣,開步前進。在經濟,台灣也走過讓全世界驚豔的經濟奇蹟的光榮歲月。在政治,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接民選,3次成功政黨輪替,政權和平轉移,是我們民主政治上所交出的亮麗成績單。

各縣市政府大都債臺高築。 圖片來源:人民網
各縣市政府大都債臺高築。 圖片來源:人民網

把時間軸拉回1978年蔣經國就任總統到1988/1/13辭世由李副登輝依憲法繼任總統直到1990年任期屆滿,同年依法統由國大代表同額參選並以95.96%之得票率當選總統至1996年共計18年稱間接民主時期。1996年台灣總統依法統由國大代表間接選舉產生改制為直接民選歷任李扁馬蔡4位總統迄今22年,稱直接民主時期。

在間接民主時期,國家建設,經濟發展、國家競爭力、國家財政……等指標,都有長足進步。但這些指標,並未因直接民主的加持而有大幅進步。尤其是國家財政惡化,近22年中央政府積累的5.6兆國債,縣市政府人均負債以高雄市的9.16萬元/人居冠,若將6都剃除,苗栗縣的6.96萬元/人封后。

中央與地方都債台高築,且繼任者幾乎都無還款之打算。一副債多不愁,死豬不怕開水燙,錢又不是我所借、我所花,我何苦要當冤大頭心態?舊債加新債,本金加利息,債牆便如此被高築,且高不可攀。孰令致之?如果說是總統直接民選是導致國家財政惡化之禍首可能太沉重。

但在直接民主期,過多的選舉,過高的選舉經費,一切施政總以選票考量,為討好選民,推陳出新的福利政策支出總是在加碼、加碼再加碼中屢創新高。更無視國家財政困難,財政紀律,為討好選民,獲得選票,只要敢花,就算府庫空虛,也要建設,也要滿足福利需求,惠澤選民,百姓對此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也多會以選票回饋之。選民與候選人從不問錢從哪裡來?通通都把髒手伸進沒有投票權的孩子、嬰兒甚或尚未出世的孩子的口袋,總是一無法否認的事實。

放眼政壇,不管藍綠,首長從總統到縣市長、鄉鎮市長,民代從立法委員到縣市議員、鄉鎮市民代表。姑且不論已爆發/未爆發、審理中/三審定讞發監執行、冤案/罪證確鑿案……等等大小不一的貪汙案,對國家財政與官箴所造成的傷害。能真正把公家的錢當錢用,對錢這柄兩面刃之駕馭如此成熟者,除有省長(省錢首長)一哥之譽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當無第二人能出其右。

面對熱情選民的小額捐款,或如雪片飛來的購買紀念品定單,人家是多多益善,柯文哲是知道夠了,然後停止募款/訂購。面對高築的市債,人家是新債加舊債、本金加利息,債上加債,債越還越多。柯文哲是將歷任市長積累的1500億市債,經樽節開支、對大小工程追加預算嚴格管控…..等方式籌湊資金,在任內市債已小於千億,脫離千億俱樂部之林。

競選經費浩繁,投資巨大,一旦當選,將本求利,人情之常,利從何來,以權換錢,官商勾結,貪墨不法,終南捷徑,路人皆知。為了勝選,人家是錢永不嫌多,政治獻金,葷羶不忌,對政治獻金法、選罷法所揭規定僅供參考,競選經費無上限,上報經費都合法,睜眼說瞎話。柯文哲是宣示希望將競選經費控制在一億以內,挑戰選罷法規定首都市長競選經費上限8747.5萬此一不可能任務,把市政做好就是最好政見與選戰策略。

在此國家財政困難之際,節流還債,以免債留子孫的地方父母官,受高民意之支持,當是情理之中。一切都是選舉惹的禍,人紅是非多,竟有媒體人揶揄柯市長因為不會建設,只會還債,是這樣嗎?試問當今政壇把國家財政搞到如此惡化的首長們,他們又能端出怎樣的建設牛肉?如果有,再來檢驗柯市長的建設牛肉在哪裡不遲。

作者 / 謝其政

作者

謝其政

苗栗人,畢業於保守、封閉但具有濃郁人文氣息的台灣師範大學。任教桃園農工汽車科,投入技職教育半甲子,早期關心汽車專業話題,在職期間有幸成為台北科技大學車研所第一屆畢業生。退休後對教育、人文有較多的關懷,將若干意見與「異」見嘗試投書,野人獻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