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中國基因改造人,為什麼科學家應該堅決反對?
 

中國基因改造人,為什麼科學家應該堅決反對?

 
2018/12/4     寒波
 

在 CRISPR 基因改造技術上軌道以後,生物眾多領域蓬勃發展,如果為了少數品格與專業能力低落,沽名釣譽的野心家而陪葬,不但冤枉,也是全人類的損失。社會大眾也許不懂,專業者必需首先負起把關之責。

2018 年 11 月底,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宣稱,他改造了人類胚胎的基因,創造出史上第一批基因改造人。眾多學者長久擔憂的這一天,終於降臨。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宣稱編輯人類基因。 圖片來源:美國之因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宣稱編輯人類基因。 圖片來源:美國之因

目前有關基因改造人的資訊,皆來自賀建奎的一面之詞,仍未證實,不過他的行為已經比任何研究造假更為嚴重。若是對相關領域稍有認識,應當都能輕易發現整套實驗,從構想、執行,到結果,不但毫無必要,而且錯漏百出,極不專業。

賀建奎改造生殖細胞的實驗不但違法,更重要的是嚴重違反科學倫理,帶來的惡果可能將難以收拾。所有人,包括台灣大眾,不但應該譴責賀建奎,如果你身為科學家,更是要比一般人更加大力譴責賀建奎,這是為了整個領域,也是為了自己的未來。

研究者鑽研尖端科學,力求突破各種限制,不受既有規範侷限,應該是身為科學家的天職,而賀建奎開風氣之先,為什麼要受到譴責?

理由非常簡單:社會大眾根本分不清楚什麼 DNA 還是基因改造,假如放任如賀建奎之流的野心家胡亂實驗,遲早要出大問題,到時候大眾對生物研究將充滿疑慮與恐懼,只會一概排斥與禁止,對科學發展造成很糟糕的影響。

賀建奎用於改造胚胎基因的技術叫作 CRISPR-Cas9。此一基因改造(編輯)的技術最早於 2012 年底發表,由於十分方便,近年被大量應用於遺傳學研究,造就的論文不計其數。對生物學家而言,使用此一技術破壞基因實在太簡單了,賀建奎之所以能搶下第一,並非因為其他人在技術上無法改造人類胚胎,而是由於具備足夠專業,又有野心的學者們,至少保有基本的自制,知道有些界限不該逾越。

許多人可能不清楚,為什麼改造人類基因的規範如此嚴格,不是限制學術與應用發展嗎?但是如今的規範並非太過謹慎,讓我們回顧不久前的歷史教訓。

1980 年代起,隨著遺傳學知識與技術的進步,某些野心勃勃的科學家企圖實現基因治療的目標,如果成功將是名利雙收。然而,一系列雄心壯志的嘗試,卻在 1999 年遭遇重大打擊,這年一位名叫傑西.蓋爾辛爾(Jesse Gelsinger)的病患,在費城接受基因治療後不幸身亡,事後調查發現,執行實驗的研究團隊走得太快、太急,一心求功卻忽略風險。

蓋爾辛爾接受失敗醫療去世後,不但相關人等的野心毀於一旦,也連帶拖累了整個基因療法領域,整個學科在 2000 年被硬是暫停,幾乎所有實驗都被勒令停止。 [1]

人體的細胞可分為 2 種:體細胞與生殖細胞。改造體細胞的基因,只會影響當事人,不會遺傳給後代;相反的,生殖細胞的基因改造,將代代相傳,留存在人類族群的基因庫。蓋爾辛爾等病患接受的基因療法,都是針對體細胞,出事後已經導致如此巨大的負面影響,而賀建奎基因改造的對象卻是生殖細胞,如果造成後遺症,勢必將帶來難以預料,更加長遠的影響,造成的大眾反彈恐怕只會更大。

在 CRISPR 基因改造技術上軌道以後,生物眾多領域蓬勃發展,如果為了少數品格與專業能力低落,沽名釣譽的野心家而陪葬,不但冤枉,也是全人類的損失。社會大眾也許不懂,專業者必需首先負起把關之責。

註:
1. 若是對更完整的歷史經過有興趣,可以參考《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中文版第 481 頁起。本書介紹《替基因寫一本史記》( 連結

作者 / 寒波



關鍵字 : 國際, 中國, 基因, 複製人,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寒波 
 
 
 

相關文章


 
2019/8/19 斯提尼

香港反送中示威的可能結局

 
2019/8/14 公民之聲

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 台灣人還沒自覺

 
2019/8/11 向陽之花

友中的村里長組黨 小心統戰!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