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慾望鐘樓 >> 台灣海賊
 

台灣海賊

 
2018/8/20     韓非
 

明朝中葉,騷擾東南海岸的海賊,所謂的「倭寇」原來是豐臣秀吉兩次侵韓不力,散兵游勇,蹈海為生,結合琉球居民、葡萄牙、西班牙的海上浪人,加上台灣島上住民所組成國際兵團。

認識他是在公司內工作進度報告會;剛報告完下了台,就感覺台下臉面毫無表情,二、三十位聽眾中有位似乎對我笑笑。中場休息時,那位上前遞出名片,自我介紹:Allen 陳,請多指教!

他來自另個 division。雖然他的工作和我當時做的有些關連,他卻說:我對你的 presentation 興趣不大,我倒是注意到你說英文的台灣腔。他笑笑地說:終於找到一位鄉親。

昔日海賊成員挺國際化。 圖片來源:新浪網

昔日海賊成員挺國際化。 圖片來源:新浪網

Allen 小學還沒畢業,就隨著父母移民到這個國度,可算是 transplant 的小蕃薯。從此,幾度業務上的接觸,彼此開始熟稔起來。「我是台南人,在台灣,父親因公移居北部,我就轉到很不一樣的小學,叫作什麼 “國語實小" 就讀。」,「我的台南腔常被同學取笑,他們還為我取個綽號,叫作 “台灣海賊"!」

「事實上,我很得意我這個稱號。」「哇!海賊!海賊!我就跟你們不一樣!」

「那個年代正流行航海海盜片:金銀島、大白鯨、叛艦喋血記,每部我都看得津津有味!最令我興奮的是海盜船裝作商船,靠近目標、擺正,在對方還未發覺前,炮門落下,火炮點火齊發,兩船一接觸,海盜們腰插火熗,手拿彎刀,擺盪纜索,跳入敵船甲板— 啊!野性的呼聲!海洋的呼喚!」

「最令我佩服的:一群海盜,在公海行劫,官船追捕甚急,就突襲孤島燈塔,轉換塔燈指示方向,令不幸路過海域的商船觸礁,海盜們就從小島分乘小船,奇襲上船。God bless,海盜竟會如此聰明!還有一位海盜「博士」,發明了人類有史以來第一艘潛水艦,它的背脊是長長尖銳的鋼鐵刀刃,只要潛水接近獵物,潛水從底腹部劃過,就是「海難」,真是天才 ! 」

既然被叫作「台灣海賊」,他從此對歷史書上所說的明朝中葉,騷擾東南海岸的海賊,所謂的「倭寇」感到興趣。他告訴我:原來是豐臣秀吉兩次侵韓不力,散兵游勇,蹈海為生,結合琉球居民、葡萄牙、西班牙的海上浪人,加上台灣島上住民所組成國際兵團。他說有一部海盜片,港星周潤發在片中當一位海盜船船長,縱橫麻六甲海峽一帶海域,手下一批白臉孔、黑臉孔、黃臉孔的海盜,確實是當時航海時代的寫照,不知道他們用甚麼語言溝通,反正命運相同,一定發展出共同語言。我們只知道北歐海盜,Viking,對歐洲歷史的衝擊,甚至在征服的土地,建立自己的小王朝,不知道東亞 Viking 有同樣的盛舉,尤其是島嶼眾多、海洋遼闊的印度尼西亞。

「因為對海洋著迷,大學快畢業時,海軍部招募軍官,我就從軍了。」、「受階後,大概我懂中文,大學裏也修點日文,就派我到第七艦隊。我們的巡防區從鄂赫次克海、日本海、東海、台灣海峽、南海,回航到日本橫須賀海軍基地。那個年代,沒有人敢挑戰美國海軍,我們也知道,日子過的好 boring !除了遇到蘇聯遠東海軍的潛艇,Show time,可以大玩貓抓老鼠的遊戲 !」

「要是艦隊晚上路過台灣海峽,我們十幾艘艦艇,都是點燈火通明,大啦啦地走;忽然東邊黑暗的角落,有人向我們打著燈號,第一次看到,還真嚇了一跳!老同事說:台灣海軍到金門馬祖的補給船隊,可憐的傢伙,一出海就進入戰備,燈火管制,他們不得不認真!」

「服役五年時,長時間航行,無聊的時候,我們做甚麼打發?你猜?……..」

「打麻將!哈哈!一位從紐約來的猶太裔的軍官同事,有一天問我會不會打麻將,我說當然會,問題是牌呢?這下換他哈哈大笑!牌?你要看牌嗎?他就把他的144張 show 給我看。」

「這可是紐約市原版的。和你們的牌面一樣,加上英文小註記:『一萬』ten thousand,『筒』column,『東風』east wind,我從小就會打牌」。「牌友呢?」我問。「魚雷室的佐藤,奧列岡州來的,他會打;現在只缺一位了?」幸運地,那一位很快就上船來到,他來自舊金山華埠」。「從此,第七艦隊有了洗牌聲,算是人類文明的到來!」那位猶太佬笑著說。

跟他相處、有趣的日子不算太長,公司營運出了從未有過的問題,遭殃的是低層的工程師和勞工。為了覓食,只得四處奔波,受盡白眼,午夜夢回,多少了解為了生存,人會有挺而走險,不得不之舉,如落海當起「海賊」,是不是浪漫情懷的「台灣海賊」所能領略?

再次找到事,「生存戰爭」暫時結束,就像海嘯退卻,我的台灣海賊,看來能躲過此次滔天巨浪,仍然縱橫四海?二、三年後,終於在灣區華文報紙,報導Allen陳,贏得灣區麻將大賽冠軍,將代表華人社團,前往中國上海,參加世界大賽。

「哈囉,Allen ?」
「……請問是誰 ?」
「我是台灣海賊的朋友,你忘了?」
「……台灣海賊?……. 啊!原來是你!這幾年躲到那裏?」
「四海為家,當台灣海賊去了!」
「少來!這幾年,應該還好吧?」
「還好,託您的福!我是打來向灣區麻將冠軍道賀!哪時候到中國上海參加世界冠軍賽!」
「哈哈!此次運氣好!下次強敵圍繞……」他話匣一開,就難以停止,一個接一個的麻將經,我瞭解他的興奮和快樂,不插嘴,若無其事地聽著,……

告別後,我走到海灣旁的步道,世界帆船大賽正在舊金山灣進行,各式各樣的帆船和來自世界各國的好手,爭強鬥豔。真希望「台灣海賊」跟他們一樣乘風破浪,冒險犯難,聽那野性的呼聲,思想起海洋的呼喚,我的台灣 Viking ,有幸名列勝利的英雄榜,而不是困溺在144張牌的所築成的方城中:沒有海洋和季風,指航的北極星座,無光害的銀河世界,好像夜航潦闊海洋的遠處,將和更遼闊、無限個燦爛星星的的銀河相連:海上的遼闊卻演變為上海的方桌,台灣海賊自願圍困在自己所排列和堆砌的圍城內,生命只在那麼大的空間裏奔馳 !

作者 / 韓非



關鍵字 : 國際, 歷史, 海賊,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韓非 
 
 
 

相關文章


 
2019/8/20 新公民議會

[轉] 當「中國夢」變覇凌式愛國主義

 
2019/8/19 斯提尼

香港反送中示威的可能結局

 
2019/8/7 林士清

香港仕紳為何陷入惶惶不安?港澳辦談話裡..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