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x 獨立評論 x 多元觀點 x 公共書寫 x 世代翻轉
   
首頁 >> 吶喊廣場 >> 芬蘭獨立一百年,台灣呢?
 

芬蘭獨立一百年,台灣呢?

 
2017/1/6     屏東三十路岬
 

當子瑜揮舞青天白日滿地紅被中國媒體言語霸凌時,我不出聲;當愛國同心會揮舞五星旗毆打台灣人時,我不出聲;當元旦紀念日有人升起五星旗時,我不出聲;當我的國籍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我沒辦法出聲。

如果去年2016年是屬於948794狂的一年,哪今年2017是屬於北國芬蘭的一年了。從一月一日到十二月三十一日,整整365天,芬蘭人用官方活動與非官方活動大大小小共計3000多項活動,在芬蘭各地天天都在慶祝他們的國家自瑞典王國與俄羅斯帝國手中掙脫獨立的偉大,這項偉業可以在歐洲強權(俄國沙皇、沙皇遜位後的強大蘇聯與納粹德國)環繞中殺出一條血路並且堅苦卓絕地堅持這項功績,難怪他們可以為此慶祝一整年。

台灣人說到芬蘭,大概想到聖誕老人、極光、跟神機諾基亞3310。但除此之外,台灣跟芬蘭也是十分類似的。多種族共存;93%人口使用芬蘭語,與6%人口使用過去曾是祖國母語的瑞典語,加上少數民族、國內資源不比過去祖國瑞典的豐富,因此芬蘭過去十分貧困,但也沒有因為貧困而要回歸祖國,反而用自家特有Sisu精神,用腦內灰質層打出一片天,也造就芬蘭的特有的玻璃工藝與木工,還有過去芬蘭的驕傲-Nokia,也因為過去窮困而珍惜物資,因此反其普世追求汰換率之大道,反而打造出最堅固最耐用的機神。更別說歷史上面,芬蘭人為了國家獨立自主,與當時強大的蘇俄打了內戰,中間也跟旁邊瑞典與邪惡軸心國的納粹德國借力打俄、最後也把納粹德國的軍隊打出國境,更造就當時一名小小芬蘭下士席摩·海赫(Simo Häyhä)用蘇聯給的狙擊步槍,在四個月內狙殺540多名蘇聯軍人,蘇軍膽寒的白色死神。雖然芬蘭在二戰中打出一片天,但還是被蘇聯之間的和約所限制,直到90年代蘇聯解體,芬蘭才開始在國際舞台上大放異彩。

這些芬蘭的歷史足跡可以給我們哪些啟示?

過去台灣自己所驕傲的硬頸精神,在面對各種問題,可以加以克服的我們台灣人,怎麼遇到對岸強國打壓就消失了呢?我們台灣人特有的尊重包容友善,變成了懦弱吞讓怯善。台灣國際地標101,給愛強國的愛國同心會黨徒們,天天揮舞五星旗就算了,還讓他們毆打台灣人與過客,甚至國家元旦之日,也有人大肆懸掛五星旗,根本明目張膽的叛國行為。

也許現在總統說過,沒有人需要對他們的國家認同感到抱歉。我們台灣人,尊重各國人民在台灣懸掛他們的國旗,這是一個國際公民所擁有的國際觀與尊重,但是我們有所自知我們國家其主體性嗎?

元旦當天,當我看到屏東市的每根路燈都掛滿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想到過去自己也曾經為了這面旗幟奮鬥過,但如今,我們國人卻在國際上備受中國霸凌,但卻無奈只能吞下肚。也許去年當選的美國新狂人川普,可能會把台灣當作聯合對抗中國的盟友,會給台灣多點裝備或支持去對抗中國,但是在過去的經驗中,美國是怎麼樣對待他的盟友如棋子,可拋可棄,根本難過。

也許我們台灣人也是該硬起來了。台灣雖小,但自己地小,但不代表我們不強大。芬蘭可以合縱分化二戰諸列強,借力使力中打出自己一片天地,殺出一條獨立百年之路,台灣何患不能?



關鍵字 : 台灣, 國際, 芬蘭,

分享此文章
 

關於作者


屏東三十路岬 
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ingtung30almost
 
 
 

相關文章


 
2017/8/5 吳傳立

被壓迫、反抗、道德光環與價值檢視

 
2017/8/1 新公民議會

[轉] 不要成為「自作孽,不可活」的國家

 
2017/7/14 陳昱齊

「國家寶藏計畫」應放眼全世界

 
 

留言


沒有迴響

本文不開放迴響。

精選文章

川習會的中美矛盾是戰略,不是貿易!

「看不見」的貧窮                            

統測落幕後,苦無人知的高職生!

軍公教有三種!

鬼島勞工實錄—未來你有錢也找不到師傅

不該發生的空難 - 機師憶空難調查報告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八仙樂園爆炸案:缺乏常識造成的災難

眷村子弟的悲哀和奮鬥

彰化縣民輪替後的哀與愁

敲醒台商的中國夢

新文明病: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似正在增加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熱門文章

比特幣要價十萬 - 看學生校內挖礦

贏得比慘大賽,你才有憂鬱的資格!

菲律賓博士當逃逸外勞 — 台灣人的種族歧視

[轉] 不值得投票給只想連任的政客

才買屋入住,一生積蓄就震掉了 — 從地震看租購選屋的眉角

[轉] 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三十六周年

王育敏:這樣的不分區立委,你還要嗎?

一個自由派紙媒之死:從文人辦報到親共統媒

為什麼科技業會面臨人才危機?

財大氣粗學問大?政治服務經濟?

從台大入學比例看見階級與城鄉差距

美對台政策葫蘆裡賣什麼藥

華爾街之狼 — 金錢是罪惡,還是德性?

台文系和中文系,都是文組何必互相傷害?

如果沒有廣設大學...

大陸?中國?差在哪裡?

「看不見」的貧窮                            

成功嶺是哪門子的營區開放?

柯紅,誰是你的盟友?

「減香」、「滅香火」、去中國化與數典忘祖

滅蚊有望?大溪地用細菌消滅蚊子

被壓迫、反抗、道德光環與價值檢視

我的大一『迎新』年代!

Power錕教授,是少年得志還是大器晚成?

頼神,您還不是馬克宏!

談改革台電在台灣的轉型正義中所象徵的意義

從『歐陽妮妮、娜娜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比特幣還不具備傳統貨幣價值尺度的功能

[轉] 劉仲敬:大棋局 — 泛亞主義與20世紀遠東(一)

共軍朱日和演習是針對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