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國民們2018年應有的選舉策略

不願把台灣當作主體來堅持的政團和個人,應該在2018年大選中為我們所拋棄。

作者在這裡並不是要表達2018年大選,台灣小國民們應該選那個特別的黨、挑那位特定候選人,注重且執著哪個議題;而是我們該如何選,根據何種準則和策略,才能把台灣推向一個現代的民主社會。

首先我們最重要該考慮的:政黨或其候選人的「中心思想」,有沒有把台灣當作主體來看待?把台灣當作主體來看,不見得只是「獨派」人士所專有。台灣主體價值認定和堅持後,政黨的下一步也可以選擇「統」為未來的政策或目標。這類的「統」和不把「台灣本體」當作起始的基本價值的另類「統」派,截然不同。「統」和「台灣本體價值」是否矛盾?底下我們將做敘述。

今年投票想好投誰了嗎? 圖片來源:圖片114
今年投票想好投誰了嗎? 圖片來源:圖片114

當然,台灣有許多政黨和政客都學會口口聲聲說「為台灣」,即使「出賣台灣的利益」也說是「為台灣好」,這些「口是心非」的政黨和政客,事實上小國民們積多年的經驗 ,可以分辨的出來!不論如何,不願把台灣當作主體來堅持的政團和個人,應該在2018年大選中為我們所拋棄。

能夠這樣選,以「台灣主體」為價值的政治勢力,不論是「獨」或是「未來統」,一定出現,不管其力量分散到幾個政黨,以「台灣主體」當作「國家認同」就會是一致的,「統」只是未來的一個選項。有此覺悟,似是而非居心叵測的政黨必被消除。

我們可以拿「中國國民黨」當作實例來分析:中國國民黨的問題不是沒有中心思想,而是有各類的中心思想混搭,混亂,各行其是。他們自己不敢說清楚講明白,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都怕承擔分裂黨的責任。要他們能自清,走上康莊大道,人壽幾何?因此小國民們可以用選票來幫助這個百年大黨自清,我們該做甚麼?

國民黨新北市候選人說得很準確:假若他落選,國民黨一定泡沫化。這話說得好,若要國民黨能自清,新舊交替,就要讓這位候選人落選,我們倒不是對他成見難解,或是對他的民進黨對手厚愛有加。我們愛的是台灣的政治是否能清明,能向前走。能清明的第一步,就是國民黨裂解,重新組合;很不幸地,他就是擋路的大石頭。

國民黨分裂後的一支,或許會是一個相信台灣主體價值、合乎現代保守主義的政黨,它可以尋求它的「統」夢。但是,「一國兩制」的統,一定會被証明行不通。美國內戰前,就已經有了結論:一個國家怎麼有可能一半行「奴隸制度」,另一半為「解放制度」,而可共同在一起生活?那麼「統」要如何重新解釋,就要靠其「創發能力」,「統」的起始條件是不能摧毀台灣價值。

「一國兩制」只會有日薄西山、蓋棺論定的命運,何況分裂出的另一支國民黨所堅持的、基於民族主義立場的「一國一制」,將會伊於胡底?除了求仁得仁,自我揄揚,作個同路人,分點「讓利」外,在台灣會有多少做為和前程?

國民黨裂解之後,柯P的「白黨」贏得預期的北市市長選舉,會有何種「蠢動」或是「趁熱打鐵」,當然革命情勢越亂越好!有人批評柯P沒有「中心思想」,是最大危險,並沒有說全。柯P的危險不在於他沒有中心思想,而是在他需要中心思想時,他會立即編出一套。英雄豪傑怎麼會被市井之徒的所謂「中心思想」所繫絆。問蒼茫大地,誰主浮沈?

台北市長勝利後,柯P的「主子」心態,一定會更清楚,不會再跟你玩「綜藝」,女版柯P要和其玩抱抱 ?門都沒有。他會如何利用國民黨裂解後的「革命」情勢,遠交近攻,拉魏坑趙,會不會為禍台灣,不能不多加檢視。

時代力量限於領袖人物的心術和格局,大概也只會是年輕知識份子和激進勞團的左翼政黨,不會有太大開疆闢土的作為。

民進黨2018年若能度過年金的改革風波,必然一黨獨大,2020年一定會有分裂危機。到底是「公投正名」還是「維持現狀、伸縮自如」,是「台獨」還是「獨台」,是「偏左」還是「中間穩健」,是「北流」還是「南流」?民進黨的危機,對台灣或許是件好事,顯示台灣社會生命力之強盛,滾滾向前!

台灣小國民們此時應強烈感覺到:改變台灣的契機是在你手中。簡單地,只要你投的票,能讓新北市國民黨的候選人落選,真正的社會政治革命,就會接二連三跟著而來。新北市的選舉需要你的「戰略性投票」,一投而外溢,觸動台灣的政治革命。全新的台灣就會在你眼前出現。

作者 / 韓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