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東沒有派對唱出的時代哀歌

草東沒有派對,用大聲的歌唱,哀淒的文字,刷著破音電吉他,踏著動感卻沈重的節奏,唱出了這整個世代的悲哀。

「草東沒有派對」在本屆金曲獎獲得多項大獎,擊敗了同樣入圍的常勝軍天團五月天,被認為是樂壇世代交替預兆。如果說一個時期的音樂象徵著某一個世代的生活,那麼草東沒有派對所帶來的便是我們所身處的這個時代,最深沉的、沈痛的吶喊。草東的音樂寫出了屬於這個世代的焦慮,以及更深層的呼救。

草東沒有派對用歌詞唱出世代悲歌。 圖片來源:NOWNews
草東沒有派對用歌詞唱出世代悲歌。 圖片來源:NOWNews

「賣光了一切,你的肝和你的肺(所謂的過生活),他們扔了你的世界,去成為更好的人類(一輩子他都在躲),那廉價的眼淚就別掛在嘴邊(一直在躲一直在躲),什麼也沒改變,什麼也不改變(沒有出口沒有出口)」,草東沒有派對的《勇敢的人》歌詞,用極為嘲諷的方式表達了這個時代,勇敢的人終究還是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淪為賣肝賣肺的廉價勞工,成為沒有人願意聽的聲音;「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我想要做的 有錢人都做過了,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另一首《爛泥》中,人們受限於歷史、資本與權力的無奈,都體現在赤裸裸的歌聲中。草東沒有派對,用滄桑的嗓音,唱出了大時代的悲戚,我們無力逃脫,只能承認自己的無力,失去反抗背叛的動能。

「哭啊,喊啊,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啊!快、快拿到學校炫耀吧,孩子,交點朋友吧!哎呀呀,你看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啦,哈哈哈」,資本主義赤裸的資本階級暴力以及貧富差距的悲歌《大風吹》,穿插一句輕描淡寫的「孩子,交點朋友吧」,其中的諷刺是如此令人心痛。更遑論描寫這個時代人們個性失落的《鬼》、《在》與《山海》,以及《我們》中,以「我們在廢墟般的垃圾裡找一塊紅磚,我們在工整的巷子裡找家,找家,找」述說著資本主義帶來的破壞,以及人性的扭曲。

草東沒有派對,用大聲的歌唱,哀淒的文字,刷著破音電吉他,踏著動感卻沈重的節奏,唱出了這整個世代的悲哀。發達資本主義下的階級壓迫,人性的屈從,以及時不時地穿插幾句風涼話般的諷刺,取代了五月天訴求希望與未來的曲風。如果說一個時代的音樂是該時代的象徵,那麼草東的吶喊,其實就是整個世代的吶喊,無論我們承認與否,草東的歌詞對我們竟如此熟悉,這本身就令人感到悲傷。儘管或許可以視之為警示,要求我們採取行動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但在我們動身前,草東告訴了我們,現狀有多麽令人無奈。

作者 / 起行

草東沒有派對唱出的時代哀歌” 有 2 則迴響

迴響功能已關閉。